【試閱5】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

序曲:殺戮 (完)

很聰明,賽司心想,看著原本動作遲緩的碎刃師又站了起來,重新擺出招式。賽司展開另一波猛攻,快速揮劍成一片光網。碎刃師國王則不斷施展剛猛的劍招,逼得賽司不斷閃躲,有一次甚至感覺到武器離自己不到幾吋遠。他算準時機,向前一衝,從國王的迴劍下方衝入。

國王以為他又要攻擊自己的身側,立刻扭身避開,還用手臂擋住碎甲上的洞,讓賽司有空間閃過碎刃師,側身跑入國王的房間。國王轉身想要跟上,但賽司已經跑進了裝飾奢華的房間之中,揮手碰觸每一件經過的家具,灌入颶光,一一捆向國王身後的某一點。所有的家具頓時傾倒翻覆,彷彿整個房間被翻了個面,沙發、靠椅、桌子全部朝驚訝的國王飛去。加維拉犯下了一個絕對的錯誤:他決定用碎刃去砍這些家具。一張龐大的沙發被輕易地分解成了數塊,但是每一碎塊仍然結結實實砸到他身上,讓他重心不穩,難以站立,接下來又被一張凳子絆倒,直接摔在地上。

加維拉翻身滾離家具飛衝的路線,然後向前急撲,碎甲上的裂痕不斷湧出颶光。賽司深吸一口氣,躍向空中,在國王來到他面前的同時,將自己往後捆,閃過國王的攻擊,然後連續使用兩道基本捆術向前俯衝,以平常兩倍下墜力的速度朝國王墜下。他身後閃著颶光,衣服結滿凍霜。

國王全身都散發著震驚,只能看著賽司猛然躍起在半空中,突然轉身向他揮砍。碎刃一擊中國王的頭盔,賽司又立刻將自己捆上天花板,向上飛升,重重地撞上石頭屋頂。他連續施用捆術的次數太過頻繁,方向太多變,連自己都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所以很難優雅地落地。他跌跌撞撞地重新站起。

下方的國王往後踏了一步,想要找到適合攻擊賽司的角度。他的頭盔已經裂開,正在流瀉著颶光。國王謹慎地站著,為了保護盔甲碎裂的那一側,他選擇單手朝天花板揮砍。賽司立刻將自己往下捆,認為國王的攻擊會讓他自己來不及回防。

但賽司低估了他的敵手。國王反而朝賽司上前一步,相信自己的盔甲可以吸收賽司的攻擊。於是,就在賽司第二次擊上頭盔,讓其碎裂的同時,加維拉也以他空出來、戴著護甲的另一隻手,重重擊中賽司的臉。

賽司眼前閃著令他目眩的光,呼應著滿臉鋪天蓋地而來的痛楚。世界一片模糊,逐漸看不清。

痛。好痛!

他高聲尖叫,颶光突然傾瀉而出,他則往後撞到某種堅硬的東西。是陽台的門。肩膀爆發出更多痛楚,彷彿有人拿一百把匕首同時刺入他一樣,接著他撞到地面,翻滾一陣後停下,全身肌肉都在顫抖。如此的攻擊早已殺死了一個普通人。

沒時間痛。沒時間痛。沒時間痛!

他眨著眼睛,搖著頭,世界仍然模糊而陰暗。他瞎了嗎?不對,是因為天色很黑暗。他站在木製陽台上,方才的重擊讓他一股腦兒撞破了陽台門。是什麼東西在砰砰砰地鼓動著?是沉重的腳步聲,是那個碎刃師!

賽司搖搖擺擺地站起,視線仍舊恍惚不清,血沿著臉龐的一邊流下,從皮膚散出的颶光蒙蔽他的左眼。颶光,說不定颶光能治癒他。他的下巴似乎脫臼了。裂了嗎?他的碎刃掉了。

巨碩的身影在他面前緩慢移動。碎刃師的盔甲漏了不少颶光,讓國王的步伐變得相當困難,但他還是來了。賽司尖叫著當場跪下,將颶光灌入木頭陽台,將它往下捆落。空氣在他身體四周凍結。颶風咆哮,沿著手臂衝入木頭,他一遍又一遍地將木頭陽台往下捆綁,到第四次時,加維拉一腳踏上了陽台,這額外的重量讓陽台往下一陷,木頭發出了緊繃的咯吱裂聲。

碎刃師遲疑了。

賽司第五次將陽台往下捆時,支柱終於斷裂,整個陽台同時從建築物主體脫落。賽司不顧碎裂的下巴,大叫一聲,利用最後的一點颶光將自己捆上建築物的旁邊,側身飛過了驚訝的碎刃師,然後在撞上牆壁的一剎那,順勢打了個滾。

陽台崩落,國王不可置信地抬起頭,失重後摔倒在地。過程很短暫。月光下,瞎了一隻眼的賽司,嚴肅地透過另一眼那仍然模糊的視線,看著整片建築物摔撞下方的石頭地面。皇宮的城牆為之撼動,碎木的撞擊聲迴蕩在周圍的建築物之間。

賽司仍然倒在牆緣上,一面呻吟,一面緩緩站起,覺得全身虛弱,因為太快用盡颶光,反而增加身體的負擔。他歪歪倒倒地走下牆垛,來到殘骸邊時,幾乎已站不住。

國王還在動。雖然碎甲可以保護一個人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也能存活,但一段沾滿鮮血的長木頭,正巧從賽司之前刺穿盔甲的部位,插入了加維拉的身側。賽司跪下,檢視男子因疼痛而扭曲的面孔。立體鮮明的五官,方正的下巴,黑色鬍子中的點點星白,明亮的淺綠色眼睛。加維拉.科林。

「我……知道你……會來。」國王邊喘氣邊說道。賽司伸手探入男子的胸甲下方,輕拍了一下底端的繫帶,繫帶便自行鬆開。他將胸甲卸下,露出內部鑲嵌的寶石。其中兩塊已因力量用盡而碎裂,其餘三塊仍然散發著光芒。疲累到麻木的賽司深吸一口氣,將颶光汲入體內。

風暴再度肆虐,更多颶光從他的臉龐散出,修復受傷的皮膚跟骨頭,但痛楚依舊劇烈,颶光的治癒效果並非立即生效,得要等上好幾個小時才能康復。

國王咳了一聲。「你可以告訴……賽達卡……他已經太遲了……

「我不知道那是誰。」賽司站起身說道,語音因破碎的下巴而模糊不清。

他將手伸到一旁,重新召喚他的碎刃。

國王皺眉。「那麼會是誰……?雷斯塔瑞?還是薩迪雅司?我沒想到……

「我的主人是帕山迪人。」賽司說道。十下心跳後,他的碎刃落入手中,沾滿水珠。

「帕山迪人?不合理啊!」加維拉咳嗽著,把顫抖的手探入胸前的口袋一陣摸索,最後掏出一顆繫在鍊子上的小水晶球。「你必須把它拿走。他們不能得到它。」他的神智開始渙散。「告訴……告訴我弟弟……他必須找出一個人所能說出……最重要的話語……

加維拉沒有了動靜。

賽司遲疑片刻後,跪下並拾起了水晶球。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奇特的水晶球,雖然通體漆黑,卻似乎散發著光芒,但連光都是黑色的。

加維拉說,帕山迪人?不合理啊!

「這世界已經沒有合理的事物了。」賽司低語,將奇特的水晶球收起。「一切都在崩解中。我很遺憾,雅烈席卡之王。不過,我想你應該不在乎,至少現在不會了。」他站起身。「至少你不必跟我們其他人一起,看著世界終結。」

國王的碎刃在他身旁從霧中出現,喀啦一聲落在石板地上,因為它的主人已經死了。曾經,它價值連城。曾經,為了爭奪一柄碎刃,人們不惜覆國滅族。皇宮中喊聲連天。賽司得立刻走,可是……

告訴我弟弟……

對於賽司的族人而言,臨死前的囑咐是神聖的。他握住國王的手,沾上國王的血,在木頭上寫著,弟弟,你必須找出一個人所能說出,最重要的話語。

之後,賽司逃入黑夜,國王的碎刃被他留下。因為他用不著。

他擁有的那柄碎刃,早已詛咒自己萬劫不復。

 

(試閱結束, 敬請期待1/31日出版的《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