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3】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

序曲:殺戮(3)

他向後踏一步,巨大的岩石在一陣抖動後滑入了房間。在正常情況下,根本不可能搬移如此大的石塊,光是它本身的重量,就會讓石塊出現自由落體的情況。但如今移動的力量卻是來自它本身的重量,因為對岩石來說,以相對空間而言,現在房門的方向才是所謂的下方。低沉的磨擦聲響起,岩石滑出牆壁,飛過空中,撞碎家具。

士兵們終於衝破了門板,才剛跌跌撞撞地衝入房間,便看到巨石迎面飛來。

賽司轉過身,不去理會那些驚懼的尖叫聲、木頭的碎折聲還有骨頭的斷裂聲。他彎下腰,踏過剛割出的石洞,來到外面的走廊。

他走得不快,從經過的每一盞燈裡汲取颶光,吸入體內,讓風暴重新復甦。一盞盞燈火變得微弱不堪,走廊也逐漸轉暗。盡頭處是一道厚重的木門,在他靠近時,如紫色黏液般的細小懼靈開始扭動著身體從岩石探出,朝門口直直而去。他們被另外一邊傳來的恐懼吸引而去。

賽司推開門,走入通往國王寢室的最後一條走廊。兩邊各陳列著一排顏色鮮紅的高大陶瓶,其間的空格均站著一名緊張的士兵,夾道在一條狹窄的長地毯兩邊。地毯也是紅色的,宛如一條載滿鮮血的河流。

最前面使矛的士兵甚至不等他靠近,便高舉手中投擲用的短矛,朝賽司跑了過來。賽司一掌拍向門框,將颶光推入,施展出最後一種捆術──「反向捆術」。顧名思義,這股力量的效果正與前兩者相反,非但沒有讓門框發出颶光,反而讓它開始吸收所有附近的光線,在周圍顯現出一種詭異的陰影。

士兵們紛紛擲出手中的矛,賽司動也不動地搭著門框而立。反向捆術需要他持續接觸著施力物品,但耗費的颶光相對而言比較小。在施力時,所有靠近的物品都會被拉向捆術點,越輕的東西越容易受到拉引。

短矛在空中紛紛偏向,飛過他身邊,重重插入木製門框。賽司一感覺這股震動波,就立刻跳入空中,把自己捆上右牆,啪的一聲落在石牆上。

腳一沾上牆頭,他立刻重新調整自己的方位。以他的相對視線來說,站在牆上的不再是他,而是士兵們。血紅色的地毯如壁氈一般在兩方之間蔓延。賽司一邊沿著走廊狂奔,一邊揮出碎刃,割斷兩名對他拋擲短矛的士兵,他們的眼睛立即起火燃燒,癱倒在地。

走廊中的其他士兵開始驚慌起來。有人試著攻擊賽司,有人大呼求救,還有人害怕地躲開。攻擊者不太懂得該如何對付一名掛在牆上的敵人。賽司砍倒幾名士兵後翻飛入空中,全身縮成一團,重新把自己捆回地面,落在士兵之中。雖然敵人環伺,但他手中握有碎刃。

根據傳說,在無數個世紀以前,碎刃首先是由燦軍騎士(Knights Radiant)所有,是他們崇敬的神賜予的禮物,允許他們與岩石和火焰形成的怪物對戰。那些高幾十呎,眼睛燃燒著憎恨的怪物名叫引虛者。要知道,當敵人的皮膚堅硬如石時,鋼鐵是沒有用的。這時只能使用超自然的武器來對付它。

賽司站起身,寬大的白衣飄動,下巴因自己犯下的罪行而緊繃。他展開攻擊,武器反射出周遭火炬的光線,熠熠生輝。行雲流水的三劍連綿而來。他無法關掉聽覺,只能聽入那淒厲的尖叫,也無法闔上雙眼,只能睜眼看著眾人如頑童在不經意間踢倒的玩具般紛紛倒下。如果被碎刃碰觸到脊椎,就會在雙眼燃燒的情況下必死無疑;如果是刺穿四肢,則會毀去那節肢幹。一名士兵跌跌撞撞躲開賽司,手臂無用地在肩膀晃動。他將永遠感覺不到,亦無法再使用那隻手臂。

賽司放下碎刃,站在眼眶焦黑的屍首間。在雅烈席卡王國裡,人們經常談起人類費盡千辛萬苦才打敗引虛者的傳說,但是,當這類創造來對付惡夢的武器被用在普通的士兵身上時,人命亦如同草芥。賽司轉身繼續前進,穿著拖鞋的雙腳踩在柔軟的紅毯上。碎刃一如往常,散發著潔淨的銀光。以碎刃殺人時並不會見血,這似乎是某種神諭。碎刃只是工具罷了,不該為任何謀殺的行為指責它。

走廊終端的門猛然打開,賽司全身一滯,看著一小群士兵簇擁著一名身著皇服的男子衝了出來,後者低著頭,彷彿在躲避劍矢。士兵們身著深藍色制服,這是國王親衛隊的顏色。滿地的屍體並未阻礙他們的動作。他們已經知道碎刃師的能耐,決定打開一扇小小的側門,將他們保護的人推入其中,殿後的幾名士兵舉著矛對準賽司,同時倒著退出。

國王的房間又踏出另一個身影,他身上的閃亮藍色盔甲由相連的光滑金屬片組成,但與一般盔甲不同的是,這具盔甲的關節處既沒有皮革,也沒有鎖子鍊,只有一組組尺寸更小的金屬片,無比精準,極盡繁瑣地契合。這具盔甲極為美麗,每塊藍色盔甲的周圍都以金線滾邊,頭盔則飾以三道波浪狀,如號角般的翅膀裝飾。

碎甲(Shardblade)與碎刃(Shardplate)是一套的。新來的人手裡也握著一把劍,一把巨大的碎刃,足足有六呎長,劍身的花紋如燃燒的火焰,銀色的金屬反射出的光芒,就像發自劍身的中心點。一把設計來殺死邪神的武器,跟賽司手中那把相比,體積有過之而無不及。

 (試閱文 待續)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