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坐在主巢穴的密屋角落,一如往常待在陰影下,因為躲得越好,其他人越容易忽略她。她不能浪費「幸運」氣在阻擋男人的碰觸,她勉強才生成幾天前跟聖務官會面時用掉的份量。

一夥人一如往常地聚集在房間裡的桌子周圍,忙著擲骰子或是討論小行動的細節。十幾支菸斗散出的煙霧聚集在屋頂,牆壁因多年的煙霧熏染而抹黑,地上則堆著一小團一小團的灰燼。凱蒙的盜賊團跟其他賊窩一樣,向來不是以清潔著名。

房間後方有一扇門,門後是一道扭曲的石頭階梯,通往小巷中的一道假地下水道蓋。這個房間跟許多隱藏在首都陸沙德裡的房間一樣,都不應該存在。


房間前方傳來粗野的笑聲,凱蒙跟五六名同夥在啤酒跟黃色笑話中度過尋常的午後。凱蒙的桌子就在吧台邊,那裡標價過高的酒精只是凱蒙剝削自己手下的眾多手段之一。陸沙德的罪犯們從貴族身上學了不少這種伎倆。

紋盡全力隱藏身形。六個月前,她不會相信沒有瑞恩的生活會變得更糟,雖然她哥哥的怒氣相當狂暴,但他也經常阻止其他團員對紋下手。盜賊集團中沒有多少女性,而跟黑道世界扯上關係的女性通常的下場是淪為妓女。瑞恩總是告訴她,如果女孩子想要生活,她就必須很強悍,甚至比男人還要強悍。

妳覺得會有頭兒想要妳這種軟腳蝦成員?他是這麼說的。我是妳老哥,但連我都不想跟妳合作。

她的背還在痛。前天凱蒙抽了她幾鞭子,血跡毀了她的襯衫,但她沒錢買新的,凱蒙扣了她的薪水去抵瑞恩留下來的債。
但我很強壯,她心想。

這就是諷刺的地方。她所受到的鞭打幾乎已經不算痛了,因為瑞恩經常對她拳打腳踢,讓紋變得很耐打,同時教會她如何看起來卑微又虛弱。某種程度來說,她遭受的鞭打往往有反效果。瘀青跟鞭痕總會癒合,但每被打一次,就讓她更堅韌。

更加堅強。

凱蒙站起身,手探入外套口袋,拿出他的金懷錶。他朝其中一名同伴點點頭,眼光搜索著房間,尋找……她。

他的雙眼鎖定紋。「時間到了。」

紋皺眉。什麼時間?

教廷的財務廷外觀相當宏偉,不過鋼鐵教廷的一切向來都頗為宏偉。高聳方正的大樓正面有一面巨大的玫瑰窗,從外面看起來窗戶的色彩是一片暗沉。兩條寬幅旌旗垂在窗戶邊,沾滿灰燼的紅布宣告著對統御主的讚頌。

凱蒙經驗老到地審視大樓,紋可以感覺到他的緊張。財務廷算不上是最令人懼怕的教廷—審判廷,甚至是教義廷更是令人聞風喪膽。但自願進入任何教廷廷司,將自己交到聖務官的手中,做這種事之前必須經過非常謹慎的思考。

凱蒙深吸一口氣,然後踏步向前,格鬥杖隨著他的步伐一下一下地在岩石上敲擊。他穿著華麗的貴族服飾,身邊是五六名集團組員,包括紋,都扮成他的「僕人」。

紋跟著凱蒙走上樓梯,然後等著一名組員快步上前,為「主人」開門。在六名隨從中,似乎只有紋對於凱蒙的計畫一無所知。更可疑的是,凱蒙在這場教廷騙局中的合夥人賽隆也不見蹤影。

紋走入教廷大樓,鮮豔的紅光與閃爍的藍光穿透過玫瑰窗落下。一名眼周刺有中級刺青的聖務官坐在桌子後,就在漫長走道的終點處。

凱蒙上前,柺杖隨著步伐在地毯上敲擊。「我是傑度大人。」他說道。

你在做什麼,凱蒙?紋心想。你向賽隆堅持你不願意在萊德聖祭司的教廷辦公室裡跟他會面,但你現在居然來到這裡。

聖務官點點頭,在筆記本中寫下一筆,朝身側一揮手。「你可以帶一名隨從進入等候室,其他人必須等在這裡。」

凱蒙鄙夷地哼了一聲,表示他對這道禁令的想法,但聖務官連頭都沒抬,繼續看著筆記本,凱蒙站在原地片刻,紋分辨不出來他是真的生氣還是在假扮高傲的貴族。終於,他朝紋一指。

「過來。」他說完,轉身邁開笨重的步伐進入房間。

房間的裝潢高級又奢侈,幾名貴族以不同的姿勢等著。凱蒙選了一張椅子坐下,朝擺著酒和紅糖霜蛋糕的桌子一指,紋順從地幫他端來一杯酒還有一盤食物,忽略自己的飢餓。凱蒙開始大口吃著蛋糕,邊吃邊輕輕地咂著嘴。

他很緊張,比先前都更緊張。

「我們一進房間後,妳什麼話都不許說。」凱蒙邊吃邊嘟囔道。

「你正在背叛賽隆。」紋悄聲說道。

凱蒙點點頭。

「但是……怎麼做?為什麼?」賽隆的計畫執行上很複雜,但概念很簡單。每年教廷都會將新成員從北方的訓練中心南遷到陸沙德進行最後的訓練,而賽隆發現這些學員跟他們的長官會隨身帶著大筆的教廷鉅款,偽裝成行李,好存放於陸沙德。

在最後帝國中,搶劫是很難的,因為運河路徑兩旁經常有巡邏隊。可是如果下手的人同時負責學員乘坐的船隻,那搶劫便有可能成立。只要時機妥當……守衛對乘客下手,能賺得的錢絕對不少,又可以全部怪在強盜頭上。

「賽隆的手下太弱了,」凱蒙靜靜說著,「他在這場行動中耗費太多資源。」

「但他能得到的部分……」紋說道。

「永遠不會有,如果我現在拿了錢就跑。」凱蒙微笑道,「我會說服聖務官給我一筆訂金好讓商船隊得以運作,然後再消失,留下賽隆去處理教廷發現它被騙時的災難。」

紋退後,略感驚愕。安排這場騙局耗費賽隆成千上萬的盒金,如果交易沒成功,他會被毀掉,又有教廷緊追在後,他甚至沒時間去向凱蒙尋仇。凱蒙會現撈一筆,同時解決掉他最強大的對手之一。

賽隆居然想跟凱蒙聯手,真是愚蠢,她心想。

可是,賽隆承諾要付給凱蒙很高的一筆金額,他大概認為凱蒙的貪婪會保證他的誠實,直到賽隆可以親自騙過他。凱蒙只是比任何人,甚至包括紋,預想的動作更快。賽隆怎麼可能知道凱蒙會破壞行動本身,而不等著偷取船隊上整筆金額的機會?

紋的胃一陣翻攪。只不過是另一場背叛,她暈眩地想著。為什麼我還這麼介意?每個人都會背叛別人。人生就是如此……
她想要找個角落,一個狹小隱密的地方,躲起來,獨自一人。

所有人都會背叛妳。所有人。

但她無處可去。終於,一名小聖務官走入房間找傑度大人,紋跟著凱蒙走入會客廳。

坐在會客桌後等待的人不是萊德聖祭司。

凱蒙在門口停步。房間很簡陋,只有那張書桌跟簡單的灰地毯。石牆上毫無裝飾,唯一看得到的窗戶不過是手掌寬。等著他們的聖務官眼周有著紋看過最繁複的刺青。她甚至不確定那代表什麼階級,但它一路延伸到聖務官的耳後及額前。

「傑度大人。」奇特的聖務官開口,他像萊德一樣穿著灰袍,但跟凱蒙之前見過的嚴肅、官僚聖務官都不同。這個人不只是瘦,更充滿肌肉,他乾淨無毛的臉龐和三角形的頭顱讓他幾乎看起來像是一頭狩獵動物。

「我以為我會與萊德聖祭司會面。」凱蒙說道,仍然沒有走入房間。

「萊德聖祭司被叫去處理其他事物。我是上聖祭司亞瑞耶夫—審核你提案的委員會長。你難得有機會可以與我直接對談,我通常不親自聽取提案,但萊德的缺席讓我必須負擔他的部分工作。」

紋的直覺讓她猛然一驚。我們應該離開。現在就走。

凱蒙良久沒有動作,紋可以看得出他正在考慮。現在就跑嗎?還是冒險得到更大的獎賞?紋不在乎獎賞,她只想活下來,但凱蒙不是平白坐上首領之位,他深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道理。於是,他緩緩走入房間,眼神警戒地在聖務官對面坐下。

「原來如此,亞瑞耶夫上聖祭司。」凱蒙謹慎地開口。「既然我被叫來再次會面,我猜我的提議重新獲得考慮?」

「的確如此。」聖務官說道。「但我必須承認,有些議會成員對於要跟瀕臨財務危機的家族交涉感到相當不安。教廷通常偏好較為保守的財務規劃。」

「我明白。」

「可是,」亞瑞耶夫說道。「委員會中也有人相當期盼你能提供的節費。」

「您是偏向哪一方呢,大人?」

「我目前尚未決定。」聖務官向前傾身。「這就是為何我點出你有很難得的機會。說服我,傑度大人,你就能拿到你的契約。」

「萊德聖祭司想必已經介紹過我們的提案細節。」凱蒙說道。

「是的,但我想聽你親口說出你的論點。就當是幫我一個忙。」

紋皺眉,她待在房間後方,站在門口邊,仍然不太確定她是否該逃跑。

「怎麼樣?」亞瑞耶夫說道。

「我們需要這份合約,大人。」凱蒙說道,「沒有它,我們無法繼續運河運輸的營運,您的合約能為我們帶來目前極需的穩定
期,可以維持我們的船隊營運一段時間,讓我們再尋找其他的合約。」

亞瑞耶夫端詳凱蒙片刻。「你的表現不該僅有如此,傑度大人。萊德說你非常具有說服力,讓我聽到你證明你值得我們選擇。」
紋準備好她的「幸運」。她可以讓亞瑞耶夫更願意去相信……但某種感覺制止了她。有哪裡不對勁。

「我們是您最好的選擇,大人。」凱蒙說道。「您擔心我的家族會面臨經濟困境?即便如此,您有何損失?最糟的情況是我的船隊必須停止運作,您必須找其他商人合作,但如果您的選用足以維持我的家族,那您便會找到一紙令人豔羨的長期合約。」

「是嗎?」亞瑞耶夫輕鬆地說道。「那麼,為什麼找教廷合作?為什麼不跟別人合作?你的船隊一定還有其他選擇—有其他團體會迫不及待想得到你的價格。」

凱蒙皺眉。「這跟錢無關,大人,如果能取得教廷的合約,還有您對我們信心的展現,這代表我們能得到勝利。如果您信任我們,其他人也會。我需要您的支持。」凱蒙開始流汗了。

也許他開始後悔賭這一把。他被背叛了嗎?這場怪異的會面是賽隆安排的嗎?

聖務官安靜無聲。他可以摧毀他們,紋知道。即使他只是懷疑他們在騙他,他都可以將他們交給審判廷。不止一名貴族進入了教廷大樓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

紋咬緊牙關,伸出力量,對聖務官施用「幸運」,讓他較不多疑。

亞瑞耶夫微笑。「好吧,你說服我了。」他突然說道。

凱蒙鬆了一口氣。

亞瑞耶夫繼續說道。「你最新的一封信說你需要三千盒金做為預付款,好重新購買器材和重新開始運輸營運。走道上的書記會幫你處理好文件,取得必要的經費。」

聖務官從一疊紙中抽出一張厚重的教廷文件,然後在下面蓋了個印。他將紙遞給凱蒙。「你的合約。」

凱蒙深深地微笑。「我就知道親自來此是個睿智的決定。」他說道,接過合約,站起身,朝聖務官尊敬地點點頭,然後示意紋為他開門。

她照辦。有事情不對勁。有事情非常不對勁。

凱蒙離開後,她頓了頓,回頭望著聖務官。他還在微笑。

一名高興的聖務官向來是不好的徵兆。

可是他們穿過等待室中的貴族之間時,沒有任何人阻止他們。凱蒙將合約封起,依照指示交給書記,也沒有士兵出來逮捕他們。書記拿出一個滿是金幣的小箱子,滿不在乎地遞給凱蒙。

然後,他們就從教廷大樓走了出去,凱蒙明顯鬆了一口氣,召集了他的其他手下。沒有緊張的呼號,沒有士兵的步伐,他們自由了。凱蒙成功地欺騙了教廷跟另一名首領。

表面上似乎是這樣。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奇幻基地部落格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