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靈 I:生事如轉蓬  

節錄二

兩個人身體交疊,小榕大窘,卻被強大的風壓迫得無法動彈,只好低聲急道:「你……你不許動。」羅中夏突然有這等豔遇,一時間都不知道是該慌亂還是竊喜,雙手摟也不是,放開也不是,只好結結巴巴地回道:「好,好……」

「眼睛閉上。」小榕細聲道。如果不是在這種情況之下,一位美女被你環腰抱住,還在你耳邊氣吹如蘭地說「把眼睛閉上」,恐怕羅中夏早融化了。所幸他的危機感還沒被幻覺沖掉,乖乖把眼睛閉上。


小榕就這麼趴在羅中夏懷裏,嘴裏不斷念叨著什麼。羅中夏清楚地感覺到,她軟綿綿的身體開始莫名變冷,同時似乎有什麼東西從頭頂飄落。

是雪?還是絮?

這時歐子龍恰好從裏屋走了出來,手裏拿著一個髒兮兮的油布包。他滿意地在手裏掂了掂:「這回不會錯了。小榕小姐,記得代我問候韋勢然老先生。」

他看了一眼被戾風死死壓制住的兩個人,邁腿朝外走去。走到一半,他卻忽然停住了腳步。

有點不對勁。

歐子龍抬起頭,驚奇地發現屋子變得十分陰霾,區區方寸之間的頂棚上有無數的白絮紛揚飄落,這些白絮如有生命般紛紛向著歐子龍飄來。歐子龍大吃一驚,忍不住伸手去拍打,白絮卻越拍越多。這些白絮如雪似棉,黏在身上就拍不掉,而且冰冷刺骨。很快歐子龍就發現自己的黑西服沾滿了白絮,幾乎變成了一件白孝衣。

「可惡……」

歐子龍雙臂徒勞地揮舞,白絮卻越來越多,連他那頭烏黑油亮的頭髮都掛起了點點白霜。他氣息一亂,風壓大減,小榕借機從羅中夏身上爬起來。

此時的她與剛才大不一樣,渾身泛起雪白毫光,羅中夏在身後看到一陣筆形的白色煙氣從她頭頂蒸騰而出,煙形婀娜。

歐子龍定了定心神,一掌又揮出一陣戾風,試圖故技重演。但他很快發現大風只能促使白絮流轉得更快,更快地把自己淹沒。他目光陡然一凜,似是想到什麼,大叫道:「難道……韋老頭把詠絮筆種在妳的體內了?」

小榕沒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站在屋子中間,雙目空靈地盯著歐子龍,原本就淡然的表情變得更加冰冷。無數的白絮在她身邊旋轉呼嘯,忽上忽下,羅中夏一瞬間還以為看到了傳說中的雪女。

歐子龍左衝右突,卻始終不能擺脫雪絮追擊,戾風雖然強橫,卻像是重拳打在棉絮上,毫無效果。眼見走投無路,就快要被雪絮凍結,他拍了拍頭上的冰霜,沉沉吼道:「本來我只想取筆,不想傷人,這可是妳逼我的。不要以為只有妳有筆靈!」

「凌雲筆!」

隨著一聲暴喊,歐子龍全身精光暴射,一道更為強烈的罡風陡然驚起,在歐子龍周身旋成一圈龍卷,霎時把鋪天蓋地的雪絮生生吹開。小榕暗暗心驚,連忙催動筆靈放出更多雪絮,卻始終難以再接近歐子龍身體半分。

歐子龍頭頂的強大氣流逐漸彙聚成一枝大筆,筆鋒恃風帶雲,筆毫聚攏銳如槍尖,居高臨下睥睨著小巧的詠絮筆。不過詠絮筆本身重於內斂,攻不足而守有餘,一時間倒也不落下風。二筆二人,風雪交加,在這間小小的屋子裏戰了個勢均力敵。

羅中夏目瞪口呆地望著這一切,已經找不到任何言辭來解釋眼前的這種奇幻場面。

屋子裏的兩個人都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卻有一剛一柔兩股力量持續著激烈交鋒,罡風與白絮縱橫亂流,硬生生將這間屋子變成了南極暴風雪的天氣。屋中古物全都罩上一圈白霜,幾張舊地圖和舊書還被風鋒切成點點碎片,跟隨著氣流在空中亂飛。只苦了羅中夏,他只能蜷縮在角落裏一動不動,儘量避免被罡風或者白絮沾到。

風雪之間又是一陣劇烈碰撞,數條白絮借著風勢匯成冰錐,嘶拉一聲撕裂了歐子龍的西裝口袋。他懷中的那個油布包失去束縛,唰地飛了出去。半空中交錯的力量立刻把油布斬成絲絲縷縷,露出裏面的一截毛筆。

這筆其貌不揚,從筆管到筆毫都黑黝黝的不見一絲雜色。歐子龍和小榕見了,均是全身一震,急忙去搶。黑筆在狂風和白絮的亂流中飄來蕩去,毫無規律,一時間兩個人誰也無法抓在手上。歐子龍見久攻不下,心裏著急,暗暗運起一股力道,猛然拍出。凌雲筆的幻象朝前衝去,挾著滾滾雲濤去吞那黑筆。

小榕見狀,立刻催動詠絮筆去阻攔。雖然詠絮筆無法直接抵消掉這勢大力沉的一擊,但天生帶著靈動機巧,卻是凌雲筆遠遠不及了。它三阻兩擋,就把力道巧妙地偏轉開來,甩向旁邊。

歐子龍收勢不住,被小榕這麼一帶,黑筆非但沒有被凌雲筆吞噬,反被強大的力量推動著如箭一般射向旁邊。

「不好!」

小榕與歐子龍同時大聲叫道。羅中夏這時候剛從地上爬起來,還未開口說話,就見黑筆迎面激射而來,登時透胸而入。
創作者介紹

奇幻基地部落格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