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4】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

序曲:殺戮(4)

賽司遲疑了,他認不出這具盔甲。在進行這項任務前,他沒有得到預先通知,也沒有足夠時間記住雅烈席人手中擁有的碎刃或碎甲特性,可是他在追殺國王之前必須先處理掉這名碎刃師,不能將如此強大的敵人留在身後。

況且,他的捆術無法施用在穿著碎甲的人身上,這具盔甲會增強對方的能力,讓對手變得更強壯。這名碎刃師或許能夠打敗賽司,殺了他,結束他悲慘的人生。但賽司的榮譽心不允許他背叛自己的使命或者執意尋死,如果死亡因此到來,他會相當歡迎。

對手展開攻擊,賽司將自己捆向走廊一側,扭身躍起,落在牆上,輕盈地向後退去,手中的碎刃已準備好對付敵人。碎刃師採取的攻擊姿勢是東方偏好的劍式身形,他的動作無比靈活,完全不像穿著如此笨重的盔甲。碎甲非常特別,跟碎刃一樣古老,一樣充滿神奇的力量。

碎刃師攻擊之勢不斷,賽司把自己捆向天花板,躲開對方劃破牆壁的一擊。此時的他血脈僨張,向前猛衝,朝下揮劈著碎刃,試圖攻擊碎刃師的頭盔。但對方一彎腿一矮身就躲了開去,賽司的碎刃只砍中一片虛無的空氣。

隨即,碎刃師揮動著碎刃往天花板方向直攻而來,賽司往後一躍,避開攻擊。賽司自己並沒有碎甲,

也不想穿,因為捆術會與提供碎甲能量的寶石相互干擾,他只能兩者擇一。

碎刃師轉身的同時,賽司飛奔過天花板。不出他所料,碎刃師再次揮砍,賽司朝側面飛撲後滾身落地,一個鯉魚打挺又將自己捆回地面,落在碎刃師後方,將劍砍向敵人門戶洞開的後背。

但很不巧,碎甲有一個極大的優勢,就是能抵擋碎刃的攻擊。賽司的武器扎實地砍上,碎甲背上出現細密的光網,颶光開始從線條中流出。碎甲不會像普通的金屬一樣彎折或凹陷,因此賽司必須攻擊在剛剛砍過的同一點上,才能破壞盔甲。

碎刃師憤怒地回擊,想要砍斷賽司的雙膝,但賽司靈巧地閃出了對手的攻擊範圍。他體內的颶風提供不少優勢,其中一項就是讓不嚴重的小傷勢能快速癒合的能力,但是被碎刃毀去的肢幹,是無論如何也長不回來的。

賽司繞過碎刃師,看準時機往前猛衝。碎刃師再度揮劍,但賽司快速將自己捆上天花板,接著猛然捆回地面,利用這下墜之勢揮劍。碎刃師敏捷地擋下了他的攻擊,俐落地反手一劍,離刺中賽司不過一指之遙。這個人的劍術頗為高明,確實是個危險的敵手。許多碎刃師都太過仰賴劍跟甲冑的力量,但這個人不同。

賽司跳上牆面,改變招數,以碎刃施展出短促的快攻,如迅猛的海鰻。碎刃師則以大開大闔的劍招回應,利用劍身的長度讓賽司無法貼近。

已經耗太多時間了!賽司心想。如果讓國王溜走,那麼無論殺了多少人,他的任務都是失敗的,於是他彎腰想貼近碎刃師的身側,卻又一次被逼了回來。這場戰鬥每多花一秒,就是讓國王多擁有一秒脫逃的時間。

他必須冒險進攻。賽司跳入空中,捆往走廊的另一端,頭下腳上地踢向他的敵人。碎刃師毫不遲疑立即揮劍,但賽司立刻改往斜下方捆綁,迅速落地,讓碎刃師的一劍從他頭頂上揮空而過。

他以蹲姿落地,順勢向前一撲,揮砍碎刃師的身側,瞄準盔甲出現裂痕的地方猛烈一擊,該處的盔甲應聲碎裂,熔化的金屬滴下。碎刃師悶哼一聲,單膝跪倒,一手按住身側。賽司抬起腳,灌入颶光之力,朝男子身後用力一踢。

壯碩的碎刃師撞上通往國王居所的木門,一舉將門扉撞得粉碎,身體一部分倒入後方的房間。賽司沒有乘勝追擊,他鑽入右邊的門口,往國王消失的方向而去。這裡的走廊有著同樣的紅地毯,兩旁牆上的颶光燈讓賽司能夠重新澆灌體內的颶風。

能量再次於他體內湧現,他加快了速度。如果能夠趕上前方的人馬,就能在料理掉國王後,再轉身回去對付碎刃師。這不容易。就算是全面捆術配上門框也阻擋不了一名碎刃師,而且碎甲會讓那個人有超乎自然的奔跑速度。賽司轉頭瞥了一眼後方。

碎刃師並沒有跟上來。穿著盔甲的男人坐起身,似乎仍有點神智不清。賽司隱約可以看到他坐在門口,身旁堆滿了破碎的木塊。也許賽司對他造成的損傷超過原本的估計。

還有可能是……

賽司全身一僵。他想起被眾人簇擁而出的那名男子,當時刻意低垂的頭,臉孔隱約不清。碎刃師仍然沒有追上來。他的劍技如此高明。據說加維拉.科林的劍術在世上已經罕有人能及。有可能嗎?

賽司轉身衝了回去,決定信任自己的直覺。碎刃師一看到他,便立即準備站起身。賽司跑得更快了。國王藏在哪裡最安全?是被一堆侍衛簇擁著撤離此地?還是藏身在一身保護力絕佳的碎甲中,偽裝成另一名無足輕重的侍衛?

(試閱文  待續)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