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2】颶光典籍首部曲:王者之路

序曲:殺戮(2)

他屏住呼吸,緊緊抓住颶光,仍然感覺得到它在滲出。他能抓住颶光的時間很短,也許最多只有幾分鐘,接著就會滲透,因為人體有太多的空隙。他聽說引虛者(Voidbringer)可以完美地容納颶光,但牠們真的存在嗎?他的懲罰宣稱牠們並不存在,但他的榮譽感要求他承認,牠們存在。

賽司全身充斥著如火焰般神聖的力量,轉身面向守衛。他們看得出來他正在滲出颶光,一絲絲藍色像是朦朧發光的煙霧般,從肌膚表層蒸騰而升。領頭的侍衛瞇起眼睛,皺起眉頭。賽司很確定那個人沒有見過這番景象。就賽司所知,每個見過他能力的踩石人都被他殺了。

「你是……你是什麼?」侍衛的語氣不再如先前那般篤定。「你是人還是靈?」

「我是什麼?」賽司低聲說道,一絲颶光從他開闔的嘴唇間流出,眼睛看著男子身後的長廊。「我很……抱歉。」

賽司眨眨眼,將自己「捆」向走廊遠處的那一點。颶光猛然從他體內射出,冰凍了他的皮膚。地面也不再將他往下拉,反之將他拉往遠方的那一點,彷彿以他的相對空間而言,那裡才是下方。

這是「基本捆術」,他的三種「捆控能力」中的第一式,讓他擁有把一切力量、靈力或神靈困鎖在地面上的能力,同時也能將人或物體捆上不同的表面或是不同方向。

如今在賽司眼中,走廊已成了一條朝下方筆直墜落的甬道。兩名侍衛分站兩旁,在賽司一邊一個踩上侍衛的臉,一腳踢飛兩名侍衛的那一刻,他們露出了驚恐的表情;此時,賽司轉移自我的相對視線,再度捆向地面,光線從他體內滲出,走廊的地面又一次成為下方。他落在兩名侍衛中間,衣服的布料開始出現裂紋,抖落一片片白霜。他站起身,開始要召喚碎刃。一名侍衛胡亂抓向自己的矛。賽司探出手,一面碰觸士兵的肩膀,一面抬眼看著上方,選定天花板上的一個點,然後讓颶光從體內射出,進入士兵體內,將這可憐的人捆上天花板。

當原本的上方顛倒成他的下方時,士兵驚慌地大喊。光從他的體內流出,他的身體猛然撞上了天花板,矛也.啷一聲掉在賽司身邊 因為被捆的是人,不是矛。殺人。這是最嚴重的罪刑。但此—刻賽司就站在這裡,無真且無實,褻瀆地走在建築體的石材上。這一切不會因此結束。身為一名無實之人,只有一個人的命是他被禁止奪取的。

他自己的命。

在第十下心跳後,碎刃落入他等待的手中,彷彿從雲霧中凝聚而成,水珠點綴著金屬劍刃。他的碎刃既長且薄,兩邊開鋒,尺寸比大多數的劍小。賽司揮劍,在石頭地面上劃出一條痕,穿過第二名侍衛的脖子。

一如往常,碎刃殺人的方式很怪異。雖然它能輕易地切過石頭、鋼鐵或任何無生命的物體,但只要碰觸到活生生的肌膚,金屬劍身就會變得模糊。劍身在穿過侍衛脖子時,並未在他身上留下任何傷口,但男子的雙眼隨即開始冒煙和燃燒。當發黑的眼球在頭顱內乾縮成一團的剎那,侍衛也向前倒下,死去。碎刃剮的不是血肉,而是靈魂。

天花板上那名侍衛驚喘一聲。雖然他還是那副頭下腳上的狀態,但他仍試著站起身大喊:「碎刃師!有碎刃師(Shardbearer)攻擊國王的住所!全副武裝、回擊!」

終於明白狀況了!賽司心想。雖然侍衛看不懂賽司使用颶光的方式,但是他們認得碎刃。

賽司彎下腰,拾起從天花板落下的長矛,同時吐出從吸入颶光後便一直憋住的那口氣。雖然他只要憋住氣息,就能永持颶光的能量,但是那兩盞燈負載的能量並不多,所以應該要不了多久就需要再次呼吸。停止憋氣後,颶光流瀉的速度變得更快了。

賽司把長矛抵住石板地,看著上方。黏在天花板上的侍衛停止大喊,睜大眼睛看著他的襯衫衣襬開始往下掉,下方的地面重新恢復主宰,從他體內蒸騰出的颶光開始減少。

他低頭看著賽司,低頭看著直指他心口的矛尖。紫色的懼靈在他身體周遭出現,從岩石天花板間的縫隙爬出。

光能量全數耗盡。侍衛落下。

他尖叫著直線墜落,矛刺穿他的胸口。賽司鬆手讓長矛倒下,末端那扭曲的身體落地時,發出了沉悶的撞擊聲。他一手握著碎刃,轉向旁邊的一條走廊,依照記憶中的地圖前進。此時一群士兵正巧發現了死者,賽司趕忙矮身閃進一個拐角,讓自己的身形緊貼著牆壁。這群新到的士兵立刻扯開喉嚨大喊,繼續完成剛才第一個侍衛提出的警告。主人給賽司的指示很清楚:殺死國王,但要讓別人看見。讓雅烈席人知道他的到來以及他的意圖。為什麼?帕山迪人既然在簽約當晚就決定派殺手刺殺國王,為何又要簽約呢?

這裡的走廊有更多的寶石在牆上熠熠發光。加維拉王喜歡奢華的裝飾,但他不可能知道,他的喜好正好讓賽司得到施展捆術的力量來源。賽司的能力已經上千年無人見過,當時的歷史紀錄幾近消失殆盡,傳說也與事實幾乎完全背離。

賽司瞄了一眼走廊,其中一名站在走廊交叉口的侍衛看到他,立刻指著他大喊。賽司確定他們都已看清他的出現後,才再次躲開,邊跑邊深吸一口氣,吸入燈裡的颶光,身體隨之甦醒,速度增快,肌肉充滿力量,颶光成為他體內的颶風,血液在耳膜中鼓動。這是驚懼與痛快之感交織共舞的一刻。

這時面前的走廊一分為二,左右各一。他下了決定,用力推開儲藏室的門,然後暫留片刻,停留的時間不長也不短,恰好讓拐角的侍衛看到他後,才衝入房間,準備施展全面捆術。他舉起手臂,命令颶光在手臂上聚集,在他的引導下,皮膚爆發出極為燦爛的光芒。接著他朝門框一揮,像是潑灑顏料一般,在門框撒下了白色的光芒。待侍衛抵達門口的瞬間,用力關上門。

颶光以百人之力堵死了門。「全面捆術」會把東西綁在一起,密不可分,直到颶光耗盡為止。跟基本捆術比較起來,花的時間更久,但對颶光的耗損也更快。門把開始晃動,木板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響,想來是侍衛們開始嘗試撞門。有人喊著拿斧頭來。

賽司用超凡的速度走過房間,繞過披著布巾、儲藏在此處的家具。每件家具都是以紅色的布料與深色的高級木材所打造。他來到房間的另一邊,做好要再一次褻瀆的心理準備。他舉起碎刃,橫劃過深灰色的石頭。岩石輕易地就出現了一道裂縫,畢竟碎刃可以切斷任何無生命的物體。接下來直劃兩劍,最後在下方補上一劍,割出一塊方正的大石塊。他用手抵著石頭,讓颶光進入。

身後的門板開始發出即將崩毀的聲音,他轉頭望著,將注意力集中在顫抖的門上,準備把巨石捆往那個方向。賽司的衣服上結起了凍霜,因為要捆住這麼大的東西,需要極多的颶光。他體內的風暴終於平靜下來,猶如漫天風雨逐漸平息成綿綿細雨。

(試閱文 待續)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