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案密碼1籠裡的女人》精彩內文試閱第二回

時間:二○○二年

 

  待在永無止境的黑暗裡會使人失去時間感,只能用身體的生理時鐘判斷。日與夜有如連體嬰般緊密相連,梅瑞特只有一個固定線索,那就是鑲在牆壁上的拱形門所發出的喀嚓聲。

 

  她第一次聽到廣播發出走樣的聲音受到莫大的驚嚇,直到後來她躺下睡覺仍在發抖。可是如果沒有這一道聲音,她很確定自己會因飢餓和口渴而死。問題是,如果真的如此會不會比較好?

  她發現當身體疲憊到一個程度,口渴的感覺會逐漸消失,同時也意識自己內心的不安恐懼被悲傷所取代,但悲傷最後也不得不向死亡屈服。她安靜的躺著,等待身體自行放棄,然而當廣播刺耳的聲音響起,表示她不是獨自一人待在那個空間裡,也意謂著她得屈服於他人的意願之下。

  「梅瑞特。」一道女性的聲音沒有任何預兆開始說話:「妳現在會拿到一個塑膠桶。對面角落的閘門會在喀嚓聲後打開,我們看到妳發現它了。」

  她預期他們會打開燈緊閉著雙眼,擔心突如其來的光線會對身體造成觸電般的反應,甚至對神經末稍造成衝擊,然而燈光並未點亮。

  「妳聽見了嗎?」聲音又說。

  她點頭深深吐氣,如今梅瑞特才察覺到自己有多冷,原來長時間沒有進食消耗了體內的脂肪後是這種感覺,還有她是多麼脆弱。

  「回答我!」

  「是、是,我聽到了,你是誰?」她看向眼前的黑暗。

  「聽到喀嚓聲後立刻走到對面的閘門,不要嘗試爬出來,這行不通。第二個桶子會緊接在第一個桶子後出現,其中有一個是馬桶,讓妳用來解決生理之需,另一個則裝著水和一些食物。我們每天會打開閘門把舊桶子換成新桶子,妳聽清楚了嗎?」

  「這一切有何目的?」她聽到自己聲音在空間裡產生回音。「為什麼綁架我?你們想要錢?」

  「現在第一個桶子要出來了。」

  角落傳來某種裝置啟動的聲音,還有風灌進室內的嘶嘶聲。她走到閘門前,發現那扇拱門的底部開啟,送出跟字紙簍差不多大小的堅固容器。她把容器拉向自己,一放到地板上閘門立刻關閉,十秒鐘之後再度打開,這次送出另一個略高一些的桶子,應該就是女人口中的馬桶。

  她心臟劇烈跳動。從桶子被推出來的速度判斷,肯定有人待在閘門的另一頭,原來與她距離這麼近的地方還有另外一個人。

  「請告訴我,我現在身在何處?」梅瑞特跪著爬到她認為是擴音器所在的地方。「我來到這裡有多久了?」她又提高了一些音量。「你們有什麼企圖?」

  「裝食物的容器裡放著捲筒衛生紙,一週之後妳會拿到一捲新的,若想洗澡就拿方形桶裡的水,方形桶放在馬桶裡,使用馬桶前記得先把方形桶拿出來,這個空間沒有排水溝,所以你在清洗時要特別小心。」

  梅瑞特繃緊脖子的肌肉,淚水在高漲的憤怒情緒下潰堤,唇瓣不停顫動。「我必須在黑暗中……一直坐下去?」她啜泣著說:「能不能把燈打開?只要一會兒就好,拜託!」

  她聽到一聲喀嚓聲,一縷微風掠過身體,然後閘門再度關上。

 

  在接下來數不清的日與夜裡,除了每週固定的通風機聲音,和每日閘門啟動發出的喀嚓聲和風聲外,就沒再出現過其他聲響。有時她覺得時間似乎永無止境,而她能做的只是在用餐後躺下來等待兩個桶子再度推出來。對她來說,食物是相當具體的微弱希望,儘管桶子裡都是些食之無味的菜色,例如:馬鈴薯、煮爛的蔬菜和一些肉。每天的菜色都一樣,似乎某處有個鍋不斷烹煮這道永遠盛不完的雜燴,就在外面光明的世界,就在這道難以穿越的牆的另一邊。

  她認為自己到了某個時間點就會習慣黑暗,而房間的細節也會越來越清晰。然而事實卻不是如此。眼前的黑暗是絕對的黑,黑到她好似失明,唯有思想能為她的存在帶來一絲光亮,但這並不容易。

  她一直擔心自己會發瘋,很怕某天醒來自己突然失去控制,於是她開始幻想外面的世界、光、生命的影像,藉以躲到腦海中最偏僻的角落,那個人類日常活動中大多影像被發送到的角落。過往的記憶一點一滴湧現,曾經短暫握過的手、撫慰人心的話語,當然還有對孤獨、渴望、失去和努力不懈的記憶。

  梅瑞特開始規律的生活:睡覺、吃飯、冥想和原地跑步,逐漸形成一個長期的循環週期。她用力跑步,直到耳朵受不了鞋子在地板發出的劈啪聲,或自己累到昏倒為止。

  每隔五天,她會收到乾淨的內衣,並把用髒的丟進馬桶裡,可是一想到陌生人碰觸她的衣物便令她作噁。由於她身上其他衣服沒得更換,所以不論是蹲在桶子上如廁,或是躺在地上睡覺時都得特別小心,在換內衣褲時,也會小心翼翼的撫平上面的皺摺,並以水清洗衣服弄髒的部位。她慶幸自己被綁架的那天身上穿著全套的衣物──羽絨外套、圍巾、襯衫、汗衫、褲子和厚襪子,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鬆垮的褲子勉強才能掛在臀上,鞋底也日漸變薄,某天可能得要赤腳跑步。她對著黑暗大吼:「拜託,可以讓這裡變得暖和一點嗎?」但天花板上的廣播設備已好久未發出聲音了。

 

  房間的日光燈在第一百一十九次更換桶子時突然大亮,白熾的光芒火辣辣的照向她,她反射性的緊閉雙眼,腳步踉蹌了一下,淚水不自覺的流淌。她感覺視網膜被光線轟炸,痛覺一波波傳往大腦,而她只能任憑自己屈膝跪倒。

  接下來的幾個鐘頭,她慢慢挪開擋在眼前的手,因為她害怕自己太快把眼睛睜開,就得面對視力受損或甚至已經失明的事實。她嘗試稍微睜開眼睛,但光線依然相當刺眼,女子的聲音讓她受到再一次的驚嚇,身體對聲音的反應有如測量儀器上的指針,字字都讓她全身顫抖不已,所說的話更令她膽戰心驚。

  「生日快樂,梅瑞特。恭喜妳三十二歲了,今天是七月六號,妳待在這裡已經一百二十六天。給妳的生日賀禮是從現在起一整年都開著燈,除非妳能回答一個問題──為什麼我們把妳關在這座地牢裡?」

  「天啊,不!妳不能這樣對待我。」她呻吟道:「為什麼妳要對我做出這一切?」她站起來,依舊用手檔著眼睛。「如果妳想殺了我,那麼現在就動手吧!」她喊道。

  女人的聲音相當冷淡,比第一次出現時還要低沉。「安靜,梅瑞特。我們不想殺妳,反而要給妳一個機會阻止情況變得更糟。妳只要回答關於妳自己的問題—為什麼我們會把妳像動物一樣關在籠子?妳必須獨自找出答案,梅瑞特。」

  她把頭往後仰,這是怎樣的夢魘?就算她還有說話的力氣,保持沉默仍是比較好的選擇。於是她走到角落坐著,讓那個女人把她想說的話說完。

  「妳得回答問題,梅瑞特,否則一旦情況變得更糟,那就是妳自己造成的。」

  「我不知道妳想聽到什麼樣答案,跟政策有關?還是跟錢有關?我真的不曉得,上帝,請告訴我!」

  帶著些微咳嗽的聲音變得更冷淡了。「妳沒有通過測試,梅瑞特。現在準備接受懲罰吧!這項懲罰不嚴重,妳承受得起。」

  「老天,我不敢相信這一切。」梅瑞特啜泣著跪下。

  她聽見閘門從熟悉的嘶嘶聲變成微弱的鳴笛聲,並且立刻感覺到外頭湧進一股微熱的空氣,散發著穀物、土壤和綠草的味道,難道這就是懲罰?

  「我們將提高妳這房間兩大氣壓力,一年後再看看妳是否變得精明?我們不清楚人體器官可以承受多大的壓力,就讓我們一起找出答案。」

  「親愛的上帝。」當梅瑞特的耳膜感覺到壓力增加時喃喃自語:「不要讓這一切成真,拜託,不要讓它成真。」

 

(未完待續。欲知詳情,請見9/29上市的《懸案密碼1籠裡的女人》!)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