窸窸窣窣窸窸窣窣(不斷翻找東西的聲音)

戰隊之友們大家好~~~

讓各位久等啦!洛非摸了這麼久(心虛)就是為了這個光榮的時刻啦!

是的,沒錯。

奇幻迷引頸期盼的「崔斯特傳奇」系列又有新作推出囉!  

 

 世界之脊外衣-海報.jpg

 

 

「被遺忘的國度」系列最受歡迎的傳奇人物──崔斯特,經典再現!

作品全美銷售超過四百萬,紐約時報暢銷作家RA.薩爾瓦多最新中文版小說!

書衣內附知名插畫大師Todd Lockwood精心繪製典藏海報

  

  

  世界之脊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沃夫加?是布魯諾的養子,性格驕傲正直,曾經與我攜手大戰畢林與許多怪物的野蠻人?是解救蠻族不落於滅亡危機,也幫助十鎮居民將來不再受到威脅,透過外交手段促使兩方結盟的關鍵人物?還是傷害了凱蒂布莉兒,受到心魔侵擾,看似前途一片慘澹的另一個人?

──崔斯特.杜堊登

  

 

  

  與好友們分道揚鑣後,沃夫加在路斯坎裡的一間酒吧擔任圍事,試圖利用酒精麻痺自己,遺忘妖魔厄圖施加在他身上的殘酷經歷。

  然而噩運終究還是找上門來。沃夫加不只被酒館老闆掃地出門、遺失了能與主人心靈感應的魔法戰鎚──艾吉斯之牙,甚至被奸人陷害,以企圖殺害海靈號船長的罪名被關進路斯坎的大牢。

  牢籠裡沒有盟友,沒有敬愛他的蠻族子民,只有那些揮之不去的夢魘。貝奧尼加之子是否能洗刷清白,找回過去那個驍勇善戰的自己?

  

 


 

 

看完這集後,洛非不得不說,

沃夫加為了追尋自我還真是辛苦啊!

到底喪志的野蠻人能不能重新振作呢?又是否會與崔斯特一行好友們重逢?

就請大家到書裡找答案啦。

以下送上《黑暗之途2:世界之脊》燒滾滾的試閱喔!

 

 

 

  這個頭不高的男子在路斯坎人口中有許多稱呼,但最常見的還是怪盜摩利克。他舉起酒瓶在半空搖晃,酒液渾濁但他想對著落日餘暉看看還剩下多少。

 

  「剩一口而已了啊。他說完便縮手要全部灌入喉嚨。

 

  碼頭上坐在怪盜身邊的大漢出手搶過酒瓶,動作以其壯碩身材而言實在敏捷得不可思議。摩利克下意識伸手想拿回瓶子,但是大漢用手臂擋住他的手,還乘機一口氣喝光。

 

  「嘖嘖,沃夫加你最近很愛搶最後一口!摩利克開玩笑地在野蠻人肩膀搥了一下。

 

  「我贏來的。沃夫加駁道。

 

  摩利克不解地看著他,然後想到兩個人上次有場比試,沃夫加贏得下一瓶酒最後一口的權利。

 

  「運氣好罷了。摩利克嘀咕道,其實心裡十分清楚沃夫加的驚人武藝。

 

  「下次也一樣。沃夫加很有把握地說。他起身拎起蘊藏神奇魔力的艾吉斯之牙,即使站不穩但還是攤著手掌拍拍那把戰鎚。摩利克黝黑的臉上露出狡獪笑容,也站了起來,拽著空酒瓶的瓶頸輕巧地旋轉。

 

  「你要當場試試看嗎?怪盜問。

 

  「丟高一點,不然後果自負。金髮蠻族一邊回答,一邊揮出手臂將戰鎚對準海面。

 

  「落水之前數到五。摩利克說起遊戲規則,這是他們好幾天以前想出來的賭局,摩利克起初贏了幾場,到了第四天沃夫加已經可以精確擊中落下的酒瓶,將玻璃擊成碎片散落在海灣上。現在摩利克如果能贏,都是因為沃夫加當天喝了太多酒。

 

  「根本等不到落水。沃夫加這麼說,摩利克弓起手臂準備甩出瓶子。

 

  怪盜愣了一下,望著沃夫加思索一陣,接著他手臂前後擺盪,忽然往前繃緊看似要擲出瓶子。

 

  「啊?沃夫加訝異地發現那竟是假動作,摩利克根本沒有丟出酒瓶。沃夫加轉頭看向摩利克時,怪盜臂膀旋了一大圈才將酒瓶射得又高又遠。

 

  而且與夕陽合而為一。

 

  沃夫加錯失一開始瓶子飛行的路徑,此時只能瞇起眼睛去追,好不容易勉強看見瓶子的蹤影,怒吼一聲後拋出威力無窮的戰鎚,這柄精美的魔法武器沿著海面低空飛旋。

 

  摩利克竊笑,他認為自己這回智取成功,沃夫加擲出戰鎚時酒瓶已經落下一大段,而且遠在距離碼頭二十大步的地方。他相信不可能有人可以這麼快擲出戰鎚,擲得又準又遠,更何況那瓶酒有超過一半都是沃夫加喝掉的!

 

  當酒瓶切開海浪之際,艾吉斯之牙撞了上去,爆出千百片光芒。

 

  「已經沾到水了!摩利克嚷嚷道。

 

  「我贏了。沃夫加語氣堅定,不容置喙。

 

  摩利克悶哼一聲,他知道野蠻人沒錯,戰鎚確實在最後一刻打中瓶子。

 

  「那麼好的一把鎚,拿來搶酒喝是不是有點浪費?背後傳來聲音,他們轉身看見兩個人抽出刀劍站在幾呎外。

 

  「怪盜摩利克先生,其中一個高瘦男子開口。他頭上纏著一條布巾,戴著單邊眼罩,一把鏽刀握在手裡晃動。聽說你上週撈了一大把寶石,識相的話快拿出來給我們哥兒倆吃紅。

 

  摩利克往沃夫加瞥了一眼,臉上那抹冷笑與深邃眼眸中的寒光使野蠻人立刻會意。怪盜沒打算讓對方吃紅,而是打算用匕首讓對方見紅。

 

  「要是你沒把鎚子丟出去,說不定也可以分一份!另一個強盜笑道。兩個強盜一般高,但這個男人比較壯且髒。他手裡的劍往沃夫加挑去,沃夫加往後退開,差點兒從碼頭摔下去──看似如此。

 

  「你們拜訪了哪一家珠寶店嗎?摩利克鎮定地回答:或者前提是真的有這樣一家珠寶店,因為我完全不知道你們兩個在說什麼鬼話。

 

  比較瘦的那個強盜哼了一聲,刀子往前送。摩利克,你這傢伙──他想要怪盜知道他的厲害,但是話才剛說完,摩利克往前扭進刀刃內側死角,背部往強盜的手臂一彈然後從底下竄過去,舉起右手撩起強盜持刀的臂膀,只見左手反射日落前的最後一絲反光,匕首已插入那人腋窩。

 

  另外一個強盜自以為面對手無寸鐵的對手,莽撞地衝上去,但當他看見沃夫加的右手探到臀後,抽出不知何時已經神奇地回到手中的艾吉斯之牙,見獵心喜的眼睛瞪得又圓又大,立刻停下腳步轉頭望向同伴,卻見另一人的武器被打落在地,還被摩利克擒拿下來。摩利克正溜到同伴背後,一邊歇斯底里地嘲笑,一邊以匕首戳了他的屁股好幾下。

 

  「呿!還沒受傷的強盜慘叫一聲轉身想跑。

 

  「你逃跑的速度能快過高空墜落的酒瓶嗎?沃夫加出言提醒。強盜一聽驟然止住腳步,緩緩轉身面對野蠻人。

 

  「我們只是開個玩笑。強盜一邊解釋並慢慢把劍放在碼頭木板上,真的沒有惡意。甚至不住鞠躬道歉。

 

  沃夫加卻也將艾吉斯之牙擱在碼頭,強盜停下動作,眼睛一直盯著戰鎚。

 

  「你可以拿劍來搶。野蠻人說。

 

  強盜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一個放下武器的野蠻人──雖說他還有一雙強而有力的拳頭,但強盜還是立刻撈起武器。

 

  而他連第一劍都出不了手便被野蠻人制住。沃夫加來勢洶洶地扣住他持劍的手腕,猛然一扭後直直提起,立刻在那強盜胸口賞了一記重拳,打得他上氣不接下氣外加渾身無力,劍當然也應聲落地。

 

  沃夫加拎著他的手臂將他抓離地面,朝肩膀一掐便讓他脫臼,再鬆開手任強盜沉沉落下,對準下顎使出結實的左勾拳。原本強盜應該七葷八素地墜入海裡,沃夫加卻伸出右臂揪起他上衣前襟,並以一身怪力輕輕鬆鬆地把強盜提離地面一呎高。

 

  那人雙手拚命抓著沃夫加的手臂想要掙脫,但是沃夫加隨便一搖就讓他差點兒咬到自己的舌頭,只覺得四肢和橡皮一樣癱軟。

 

  「這傢伙身上沒多少油水。摩利克叫道。沃夫加目光飄過自己擒住的強盜,看見怪盜跟在另一個正想逃跑的混混後頭,把他趕往碼頭邊。那人跛得很厲害,一直鬼叫求饒,卻刺激摩利克繼續拿匕首捅向他的屁股,讓他叫得更悽慘。

 

  「拜託放過我吧!沃夫加高高揪起的那個人也嚷嚷起來。

 

  「閉嘴!野蠻人暴喝以後手臂往下重重一揮,頸部肌肉一縮、頭擺了出去,狠狠地撞在匪徒的臉上。

 

  沃夫加心中湧起一股原始的憤怒,那道怒氣已經不是因為遭人搶劫未遂,他此刻不是站在路斯坎城的碼頭上,而是回到無底深淵、厄圖的巢穴中,繼續承受惡毒妖魔無盡的折磨。眼前的人是妖魔最得力的走狗,長著蟹鉗般臂膀的迷誘魔,甚至是更為卑劣的女魅魔。沃夫加重回那個場景,看見了灰濛的霧氣,嗅到了刺鼻的臭味,身體感受到鞭打與灼燒,脖子被大鉗夾住,還有女妖魔冰冷的親吻。

 

  這一切太過太過清晰、太過生動了!惡夢再度降臨,激發出他靈魂最深處的那份怒意,蒙蔽憐憫與寬恕,淪落苦難的淵藪,身心都遭受無止境的摧殘。他感覺厄圖當作刑具的蜈蚣在皮膚上爬行,留下搔癢與炙熱的觸感,那些蜈蚣還會鑽到皮膚底下,在身體裡頭亂竄,帶著毒汁的小鉗如同成百成千的火苗般滾燙。蜈蚣充塞在體內、外,無所不在,數不清的腳刺痛他的神經,也使得毒液造成的劇痛愈發強烈。

 

  儘管痛苦如此巨大,但毫無預兆地,沃夫加發現自己不再無助。

 

  沃夫加輕而易舉地將體重超過兩百磅的強盜抬到半空,隨著腹中翻攪著的那一口原始野性狂吼,將強盜重重摔進大海裡。

 

  「我不會游泳啊!那人尖叫起來,手腳可悲地拚命擺動。墜水的地方距離碼頭足足十五呎,落水後掀起一片浪花。那人載浮載沉一直求救,沃夫加別過頭,就算聽見慘叫聲,顯然也無動於衷。

 

  摩利克訝異地望向他,等沃夫加靠近時開口說:那個人不會游泳。

 

  「那他正好乘機學學。野蠻人冷冷地撂下話,思緒其實還停留在牢獄中飄散著煙塵的甬道,說話時拍打手臂與腿,想要驅趕無所不在的蜈蚣。

 

  摩利克聞言聳聳肩,低頭看著還在碼頭邊蠕動哀號的另一個混混,你會不會游泳?

 

  那混混怯懦地抬起頭看著身形削瘦的怪盜,滿懷期望地輕輕點頭。

 

  「還不快去救你的朋友?摩利克說完,混混慢慢爬開。

 

  「不過他朋友不一定撐得到他過去。摩利克對沃夫加說,然而沃夫加好像根本沒聽見。

 

  「唉,你去救那渾球吧!摩利克嘆了口氣,抓住沃夫加的手臂逼他空洞的眼神開始聚焦。就當幫我的忙,太陽剛下山就背一條人命的滋味不是很好。

 

  野蠻人嘆息一聲,然後伸出強壯的臂膀。跪在碼頭上的小混混突然間被提起來,沃夫加一手抓著他褲頭後面,另一手掐住領口,猛跨出三大步以後將他扔得又高又遠,從快溺水的伙伴頭頂掠過,肚子擦上水面。

 

  沃夫加沒有看見那人落水的樣子,他對後續發展毫無興趣,轉頭召喚回艾吉斯之牙,匆匆從摩利克身旁經過,怪盜對這個力大無窮的可怕朋友鞠了一躬表示敬意。

 

  怪盜追著他離開碼頭區。那兩個傢伙還在水裡掙扎,他說:胖的那個很笨,一直想抓住落水的朋友,結果兩個人都往下沉,搞不好會死在一塊兒。

 

  沃夫加表現得不在意,摩利克知道他的確沒把兩人的死活放在心上,所以最後朝碼頭的方向看了一眼,聳聳肩表示沒輒。反正是那兩個混混自作自受。

 

  貝奧尼加之子,沃夫加,絕對不是一個好惹的對手。

 

  摩利克也將這件事情拋到九霄雲外,其實他本來就沒有很介意,只是注意身邊同伴的反應。沃夫加是個奇妙的人,光是他曾經跟著一個卓爾族練武就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

 

  想起卓爾族讓他身體一度僵硬,心不在焉的沃夫加自然沒有發覺。怪盜想起不久以前,有一個卓爾族不請自來,要他負責監視沃夫加的一舉一動;雖然事前給了豐厚的酬庸,卻不客氣地威脅摩利克倘若沒有達成這項命令,絕對會讓上面的頭子不高興。他依約留意沃夫加的狀況,但對方後來沒有聯絡,這點稍微令摩利克感到安心。

 

  不完全是如此。怪盜承認,他剛開始接近沃夫加確實是為了利益,也擔心卓爾族找麻煩,加上自己希望瞭解這個在街上地位足以與自己抗衡的對手。他並不怕沃夫加,雖然偶爾得擔心突然的情緒失控,但他真的很少想起卓爾族的吩咐,畢竟對方已經二十多天都沒出現了。出乎摩利克意料的是,他其實很喜歡沃夫加,覺得與這個人相處起來很愉快,除了有時候野蠻人會莫名變得陰沉。

 

  他差一點兒將卓爾族的事情告訴沃夫加,因為他把對方當成朋友,希望能事先示警。但摩利克仍有現實的一面,他靠著極度的謹慎務實才能在路斯坎城充滿險惡的街道謀得一席之地,深深瞭解言多必失的道理。假如黑暗精靈真的找上沃夫加,不管沃夫加有沒有心理準備,都逃不過落敗的下場。卓爾族擁有強大的魔法與精良兵器,還可以趁他熟睡時無聲無息入侵。沃夫加再強也得睡覺。倘若黑暗精靈與沃夫加之間的糾葛了結後,得知摩利克對他們並不忠心......

 

  摩利克的脊椎竄過一陣寒意,他連忙壓抑這股不安,將注意力轉向魁梧的朋友。怪盜覺得非常奇怪,明明在沃夫加身上看見熾熱的靈魂,他應該會成為、或者說原本就是個高貴英勇的鬥士,而且具有領袖的特質,卻不知什麼緣故淪落到這般田地。

 

  怪盜用淪落形容加現在的處境,但實際上他很小的時候就已注定人生的道路。假如母親不是死得早,假如父親沒有狠心將他遺棄街頭……

 

  看著沃夫加,摩利克不免想像自己可以成為怎樣的人、沃夫加以前又是個怎樣的人。以怪盜的見解,他們之所以成為朋友是因為同為天涯淪落人,無法希冀這段友誼進展得多麼深刻,然而縱使黑暗精靈虎視眈眈,怪盜本身也有許多顧慮,卻仍然與沃夫加交往甚密,因為他已經把沃夫加看作和自己的弟弟一樣了。

 

  再者,只要與沃夫加打好關係,路上的混混對他就會更加忌憚。對摩利克而言,凡事背後都該有一個功利的理由。

 

  白晝將盡、夜幕漸垂,這是屬於摩利克與沃夫加的時光,也是路斯坎街頭生活的開端。

 

 

 

◎書名:《黑暗之途2:世界之脊》

出版日期:2011年4月

售價:380元 

 

 

 

 

 

 

 

 

 

 

 

創作者介紹

奇幻基地部落格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flame369
  • 我不敢看試閱的內容
    趕快往下捲.. 跳過.. 跳過.. (半瞇著眼睛)
    好險~ 終於到了最下面的迴響區
    不是因為不好看喔
    而是怕自己看了試閱之後
    再也沒有耐心等待
    等待最喜愛的書出版 是一種極為殘酷的刑罰
    身心都大受煎熬

    趕快出完小崔系列的小說吧
    再一次把它全K完
    感受那完整的滿足感
    因為我不想再承受 等待 的酷刑......
  • 守夜人
  • 請問一下喔~
    之前的回覆中有提到你們有代理到獵人之刃系列。
    不知道之後是否有打算也代理變遷系列呢??

    很希望崔斯特的故事能在台灣圓滿的結束啊>"<
  • missy
  • 耶!!!要出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