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克森終於聳聳肩,然後彎腰鑽入吧台下,過一會兒後,抓了兩個瓶子出來。

「有好東西嗎?」凱西爾轉身問道。

「你以為呢?」多克森回問。「就算是在小偷界,凱蒙也向來不以品味聞名。我有些襪子都比他的酒要更好。」

凱西爾嘆口氣。「還是給我一杯吧。」然後他瞥向紋。「妳要什麼嗎?」

紋依然沒有反應。

凱西爾微笑。「別擔心—我們沒妳的朋友們想得那麼可怕。」

「我不覺得他們是她的朋友,阿凱。」多克森從吧台後面說道。

「有道理。」凱西爾說道。「無論如何,孩子,妳都不必怕我們,只不過得注意一下老多的口臭。」多克森翻了翻白眼。「或是阿凱的笑話。」

紋靜靜地站著。她可以假裝虛弱,就像她對付凱蒙那樣,但她的直覺告訴她,這些人不會對她的偽裝有同樣反應,所以她維持原處,評量狀況。

平靜再度降臨在她身上,鼓勵她放輕鬆,信任對方,照他們建議的去做。

……

不要!她留在原處。

凱西爾挑起一邊眉毛。「真令人意外。」

「什麼?」多克森邊倒酒邊問道。

「沒事。」凱西爾回答,仍然端詳著紋。

「妳到底要不要喝點東西,小姑娘?」多克森問道。

紋什麼都沒說。打從她有記憶以來,她就擁有「幸運」的能力,讓她堅強,讓她能夠與其他盜賊抗衡,這可能是她能存活至今的原

因。但在同時,她一直不知道那是什麼,或者她為什麼能使用這股力量。邏輯跟直覺告訴她同一件事—她需要弄清楚這男人知道些什麼。無論他打算怎麼利用她,無論他的計畫是什麼,她都必須忍耐,必須發現他是如何變得如此強大。

「啤酒。」她終於說道。

「啤酒?」凱西爾問道。「就這樣?」

紋點點頭,小心翼翼地觀察他。「我喜歡。」

凱西爾搓搓下巴。「我們得在這方面多下點功夫。」他說道。「無論如何,先坐下來吧。」

紋遲疑地隔著小桌在凱西爾對面落坐。她的傷口很痛,但她不能展現出軟弱的一面。軟弱會害死人。她必須假裝她能忽略疼痛。至少坐下來之後,她的腦子清醒許多。

多克森片刻後也加入他們,給了凱西爾一杯酒,還有紋一杯啤酒,她沒有喝半口。

「你是誰?」她靜靜地開口問道。

凱西爾挑眉。「妳講話都這麼直接嗎?」

紋沒有回應。

凱西爾嘆口氣。「我的神祕氣質看來也不管用了。」

多克森輕哼了一聲。

凱西爾微笑。「我的名字是凱西爾,我可以算是你們稱為首領的人物,但我的團跟妳見過的都大大不同。像凱蒙這種人,還有他的手
下都認為他們自己是獵食者,靠獵捕貴族跟教廷的不同組織為生。」

紋搖搖頭。「不是獵食者,是食腐者。」也許有人認為在這麼靠近統御主的地方,盜賊集團會無法生存,但瑞恩讓她看到事實正好相
反:有錢有勢的貴族聚集在統御主周圍,而權力跟財富聚集的地方便滋生腐敗,尤其是統御主對貴族的管束遠低於對司卡的控管,這似乎與他喜愛他們的祖先有關。無論如何,凱蒙這種集團就像是以城市的腐敗為生的老鼠,而且跟老鼠一樣,無法完全殲滅,尤其是在像陸沙德這麼大的城市裡。

「食腐者。」凱西爾微笑說道,顯然他很喜歡微笑。「這個描述很貼切,紋。這樣說來,老多跟我也是食腐者,只是等級比較高一點。妳可以說我們比較有教養,也可以說我們野心比較大。」

她皺眉。「你們是貴族?」

「天哪,當然不是。」多克森說道。

「至少……」凱西爾開口。「不是血統純正的那種。」

「沒有混血兒。」紋小心翼翼地說道。「教廷獵殺他們。」

凱西爾挑起眉毛。「妳這種混血兒?」

紋感到大為震驚。他是怎麼……?

「就連鋼鐵教廷都不是萬能的,紋。」凱西爾說道。「如果他們沒抓到妳,更會漏掉別人。」

紋深思地頓了頓。「米雷夫,他稱你們為迷霧人。那是某種鎔金術師,對不對?」

多克森瞥向凱西爾。「她的觀察力很敏銳。」較矮的男子讚賞地點點頭。

「沒錯。」凱西爾同意。「他是稱我們為迷霧人,不過這樣稱呼過於草率,因為就技術上而言,老多跟我都不算是真的迷霧人,不過我們倒蠻常跟他們打交道。」

紋靜靜地坐著,承受對方的打量眼光。鎔金術,號稱是千年前統御主賜與貴族的神祕力量,做為其效忠的獎賞。這是基本教廷教義,連紋這樣的司卡都知道。貴族擁有鎔金術跟特權,是因為他們的祖先。司卡也因為同樣的原因而被懲罰。

但事實是,她並不知道鎔金術是什麼,她一直以為這跟戰鬥有關係。傳言一個「迷霧人」就足以殺死整個盜賊集團,但司卡之間對於這股力量的討論都是偷偷摸摸,半信半疑的。在此刻之前,她從來沒想過也許它跟她的「幸運」根本是同樣的東西。

「告訴我,紋。」凱西爾好奇地向前傾身。「妳知道妳對於財務廷的聖務官做了什麼嗎?」

「我用了『幸運』。」紋靜靜說道。「我用它來讓人不要那麼生氣。」

「或不要那麼多疑。」凱西爾說道。「更容易騙。」

紋點點頭。

凱西爾抬起一根手指。「妳有很多事情要學,包括技巧、規則、練習,但有一堂課不能等。永遠不要對聖務官使用情緒鎔金術。他們都受過訓練,分辨得出何時情緒受到操控。就連上族都不准『拉』或『推』聖務官的情緒。是妳讓那名聖務官找來審判者的。」

「祈禱那怪物再也不要發現妳的蹤跡,小姑娘。」多克森靜靜地說道,啜著酒。

紋臉色一白。「你沒有殺死那個審判者?」

凱西爾搖搖頭。「我只是讓他分神片刻,不過我得說,光是這樣就已經夠危險。別擔心,關於他們的許多傳言都不是真的。如今他失去了妳的蹤跡,他再也無法找到妳。」

「應該不太可能。」多克森說道。

紋擔憂地望著較矮的男子。

「應該不太可能。」凱西爾同意。「我們對於審判者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他們似乎不依照常理生存。舉例而言,穿過他們眼睛的那對鋼錐應該能致命,但我對鎔金術的任何知識都無法解釋那些怪物是怎麼活下來的。如果只是一般的迷霧人探子在找妳,我們不用擔心。但是一名審判者……妳得眼睛睜大些。不過妳已經蠻擅長於這點了。」

紋不自在地坐了片刻。終於,凱西爾對她的那杯啤酒點點頭。「妳沒有喝。」

「你可能在裡面加了東西。」紋說道。

「噢,我不需要在妳的飲料裡面加東西。」凱西爾微笑,從外套口袋裡掏出一個東西。「畢竟妳要很情願地喝下這瓶神祕液體。」

「那是什麼?」她問道。

「如果我告訴妳,它就不神祕了。」凱西爾笑著說道。

多克森翻翻白眼。「那個小瓶子裡裝著酒精,還有一些金屬碎屑,紋。」

「金屬?」她皺眉問道。

「八種基本鎔金術金屬的其中兩種。」凱西爾說道。「我們得做些測試。」

紋打量著瓶子。

凱西爾聳聳肩。「妳如果想對妳的『幸運』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妳就得把它喝下去。」

「你先喝一半。」紋說道。

凱西爾挑起一邊眉毛。「原來妳這麼多疑啊。」

紋沒有反應。終於,他嘆口氣,拿起瓶子,拔掉瓶塞。

「先搖一搖。」紋說道。「確保你喝得到一些沉澱物。」

凱西爾翻了個白眼,但仍然按照她的要求晃著瓶子,然後喝下一半的液體,喀的一聲將瓶子放回桌上。紋皺眉,然後打量起凱西爾,
後者微笑。他知道她上鉤了。他炫耀了他的能力,以此來誘惑她。服從有權者的唯一理由是學著有一天能奪取它。瑞恩說的。

紋伸出手拿起瓶子,然後一口喝下。她坐在原處,等著某種魔法變化或力量湧現,甚至是中毒跡象也好,但一無所感。

真是……令人失望啊。她皺眉,靠回椅子上,突然好奇地碰碰她的「幸運」。

她感覺自己的眼睛因震驚而大張。

它在那裡,像是一堆巨碩的金礦,力量大得幾乎要超出她的理解。她之前都必須非常吝惜地使用,好好保存,一次只能用一丁點兒,現在她感覺像是飢餓無比的婦人被邀去參加貴族的宴席。她驚愕地坐在原處,看著體內巨大的財富。

「好了。」凱西爾以催促的聲音說道。「試試看,安撫我。」

紋怯生生地探向她新找到的「幸運」,拿了一點點朝凱西爾施放。

「很好。」凱西爾興奮地向前靠。「但我們已經知道妳會這麼做了。現在是真正的測試,紋。妳能用另外一種方法操作它嗎?妳能抑制我的情緒,但妳能激發它嗎?」

紋皺眉。她從來沒有以這種方式使用過,甚至沒想過她可以辦到。為什麼他這麼興奮?

紋多疑地朝「幸運」的來源探去,此時發現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她原本以為是一大股的力量來源其實是兩種不同來源。有兩種不同
「幸運」。

八種。他說有八種。但是……其他的有什麼用?

凱西爾還在等她。紋朝第二種不熟悉的「幸運」來源探去,照她先前的做法,朝他施放。

凱西爾的微笑加深,往椅背一靠,瞥向多克森。「一點也沒錯。她辦到了。」

多克森搖搖頭。「說實話,阿凱,我不知道該怎麼想。光有一個你就已經讓人夠不安了。還有兩個……」

紋瞇起眼睛,懷疑地打量他們。「兩個什麼?」

「紋,就連在貴族之間,鎔金術也算是稀有的能力。」凱西爾說道。「的確,這是可以傳承的能力,而大多數強大的血統都是上族所有,但光是血統不足以保證鎔金術的力量。

「許多上族都只能運用一種鎔金術技巧,那種只能施用八種基本鎔金術法之一的人被稱為迷霧人。有些時候這些能力也會出現在司卡身上,但必須是那名司卡擁有貴族血統,或是他的親族擁有。大概……每一萬名混種司卡中會有一個迷霧人。貴族血統越高貴,越貼近,司卡就越有可能是迷霧人。」

「妳的父母是誰,紋?」多克森問道。「妳記得他們嗎?」

「我是我同母異父的哥哥養大的,他叫瑞恩。」紋不安地說道。這不是她會跟外人討論的事情。

「他提過妳父母嗎?」多克森再問。

「有時候。」她承認。「瑞恩說我們的媽媽是個妓女,不是她自願的,而是地下世界……」她說不下去了。有一次,她還很小時,她媽媽想殺她。她隱約記得這件事,是瑞恩救了她。

「妳父親呢?」紋問道。

紋抬頭。「他是鋼鐵教廷的一名上聖祭司。」

凱西爾輕輕地吹聲口哨。「這可算是有點嘲諷的瀆職行為了。」

紋重新低頭看著桌子,終於伸出手,拿過啤酒,大喝了一口。

凱西爾微笑。「教廷中等級比較高的聖祭司大多數是上族,妳的父親透過血統給了妳稀有的天分。」

「所以……我是你之前提到的迷霧人?」

凱西爾搖搖頭。「其實不是。所以妳對我們而言這麼有意思,紋。迷霧人只能使用一種鎔金術。妳剛證明妳有兩種,而如果妳在八種中至少有兩種,那就代表妳也能施用其他幾種。這就是它運作的方式—如果妳是鎔金術師,妳至少擁有一種術法,或是全部都有。」
凱西爾向前傾身。「紋,妳是所謂的『迷霧之子』。就連在貴族間,都是極端少有。而在司卡間……這麼說吧,我這輩子只有見過一名我以外的迷霧之子。」

不知為何,房間突然顯得格外安靜,格外凝定。紋以不安、恍惚的眼神盯著酒杯。迷霧之子。她當然聽說過那些故事,那些傳說。

凱西爾跟多克森靜靜地坐著,讓她思考。終於,她開口。「所以……這是什麼意思?」

凱西爾微笑。「這個意思是,紋,妳是一個非常特別的人,妳擁有大多數貴族都嫉妒的力量,如果妳生來就是貴族,那這份力量會讓妳成為整個最後帝國中最致命也最有權力的人之一。」

凱西爾再度向前傾身。「但是,妳並非貴族。妳不是貴族,紋。妳不用按照他們的規則形式—這讓妳更強大。」

(試閱連載結束,敬請期待二月份--布蘭登‧山德森全新鉅作華麗序曲《迷霧之子首部曲:最後帝國》,2010國際書展有獨家首賣活動哦!)

 

創作者介紹

奇幻基地部落格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