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間,紋感覺到強大的平靜。這股情緒有如突來的重量撞上她,她原本的情緒被完全壓抑,彷彿被大手一蓋,恐懼像是蠟燭般被吹滅,連痛楚似乎都變得不重要。她緩下動作,不知自己為何如此擔憂,站起身,面對暗門時停頓了腳步。她重重地喘息,仍然有點暈眩。

凱蒙剛才想殺我!她理智的腦袋警告她。而且有人在攻擊密屋。我得逃走!可是她的情感與理智不符。她感覺到……寧靜,毫無擔憂,而且不只有一點好奇。

有人對她施用了「幸運」。

她雖然從來沒感覺到過,卻仍然辨認了出來。她在桌子邊停下腳步,一手按著木頭,然後緩緩地轉過身,新來的人仍然站在樓梯間門口,以打量的眼光注視她片刻,然後露出毫無防備的笑容。

發生什麼事了?

新來者終於踏入房間,凱蒙其餘的手下仍坐在桌邊,看起來很驚訝,卻出奇地毫不在意。

他對所有人都施用了「幸運」。可是……他是怎麼樣辦到的?一次對付這麼多人?紋從來無法儲存足夠的量,只能偶一為之而已。

新來者進入房間的同時,紋也終於看清他身後還跟著第二個人,後者比較不那麼霸氣,長得比較矮,臉上有半短不長的黑鬍子,還有
剪得短短的直頭髮,也穿著貴族的衣服,但剪裁沒那麼高級。

房間另一邊的凱蒙呻吟著坐起,抱著頭,瞥向新來的人。「多克森先生!呃,這個,多令人意外的造訪啊!」

「確實如此。」較矮的人,多克森回答。紋皺眉,覺得兩人有點面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財務廷。凱蒙跟我離開時,他們也坐在等待室裡。

凱蒙站起身,端詳著金髮的新來者,低頭看看他的雙手,上面有著奇特的交錯疤痕。「他統治老子的……」凱蒙低聲道。「海司辛倖存者!」

紋皺眉。她沒聽過這個稱號。她應該知道他是誰嗎?雖然她感覺到相當平靜,但傷口仍然陣陣作痛,而且頭也很暈,她靠在椅子上,但沒有坐下。

無論這個新來的人是誰,凱蒙顯然都認為他是很重要的人。「天哪,凱西爾先生!」凱蒙結結巴巴地說道,「真是我難得的殊榮!」

新來的人,凱西爾,搖搖頭。「你知道嗎,我真的沒有興趣聽你說話。」

凱蒙再次被後拋,又發出一聲痛楚喊叫。凱西爾沒有做任何動作,但凱蒙仍然倒在地上,彷彿被隱形的力量推了一把。

凱蒙安靜不說話了。凱西爾環顧四周。「你們其他人知道我是誰嗎?」

許多組員都點點頭。

「很好。我來到你們的密屋是因為--朋友們,你們欠我一大筆債。」

房間一片安靜,只有凱蒙的呻吟,終於一名成員開口。「我們……有嗎,凱西爾先生?」

「的確有。因為多克森先生跟我剛救了你們一命。你們無能的首領一個多小時前離開財務廷,直接回到密屋來,他身後跟著兩名教廷探子,一名是上聖祭司……另一名是鋼鐵審判者。」

沒有人說話。

天哪……紋心想。她是對的,只是動作不夠快。如果有審判者—

「我處理了審判者。」凱西爾說道,頓了頓,讓語意懸浮於空中。什麼樣的人可以如此輕鬆地聲稱他「處理」了審判者?傳言那些怪物永生不死,能看到一個人的靈魂,同時是所向披靡的戰士。

「我要求你們支付我提供的服務。」凱西爾說道。凱蒙這次沒站起來,他跌得太重,顯然也神智不清,房間一片安靜。終於,凱蒙的二號手下,黑皮膚的米雷夫端起教廷盒金的箱子衝上前去,交給凱西爾。「這是凱蒙從教廷那裡得來的錢。」米雷夫解釋。「三千盒金。」

米雷夫急著想要滿足這個人,紋心想。這不只是「幸運」,或者這是我從來無法使用的能力。

凱西爾頓了頓,然後接下金幣箱。「你是?」

「米雷夫,凱西爾先生。」

「好吧,米雷夫首領,我會同意這筆付款能讓我滿意,不過你還得為我做一件事情。」

米雷夫頓了頓。「什麼事?」

凱西爾朝幾乎昏厥的凱蒙點點頭。「處理他。」

「沒問題。」米雷夫說道。

「我要他活著,米雷夫。」凱西爾說道,舉起一根手指。「但我不想要他享受人生。」

米雷夫點點頭。「我們會讓他變成乞丐。統御主不贊許這個職業—凱蒙在陸沙德過不了好日子。」

而且一旦米雷夫確定凱西爾的注意力轉移之後,他反正也會把凱蒙處理掉。

「很好。」凱西爾說道,然後他打開金幣箱,開始數著盒金。「你是個很有能力的人,米雷夫。反應很快,而且不像其他人那麼容易被驚嚇。」

「我以前跟迷霧人合作過,凱西爾先生。」米雷夫說道。

凱西爾點點頭。「老多。」他對同伴說道。「我們今天晚上要在哪裡會面?」

「我原來想用歪腳的店。」第二名男子說道。

「那不是個中立的場所。」凱西爾說道。「尤其如果他決定不加入我們。」

「的確是。」

凱西爾看著米雷夫。「我在策劃這一區的行動。如果有當地人的支援會很有幫助。」他遞過百枚左右的盒金。「我們今天晚上需要使用你們的密屋。可以立刻安排嗎?」

「當然。」米雷夫說道,急切地接過錢幣。

「很好。」凱西爾說道。「現在,出去。」

「出去?」米雷夫遲疑地問道。

「是的。」凱西爾說道。「帶著你的手下,包括你的前任頭兒出去。我想跟紋小姐私下會談。」

房間再次沉默,紋知道她不是唯一一個在猜想凱西爾如何得知她名字的人。

「好啦,你們都聽到他說的話了。」米雷夫喝叱,揮手要一群壯漢去抓起凱蒙,然後將所有人趕出門外。紋看著他們離去,越發不安。這個凱西爾是很強勢的男子,直覺告訴她,強勢的男子很危險。他知道她的「幸運」嗎?顯然是,否則他找她有什麼原因?
這個凱西爾會想怎麼利用我?她心想,搓著撞到地板的手臂。

「對了,米雷夫。」凱西爾懶洋洋地開口。「當我說『私下』會談時,我的意思是我不要後面牆壁有四個人從窺伺口監視我們。請帶著他們一同走小巷離開。」

米雷夫臉色一白。「當然好,凱西爾先生。」

「很好。在小巷裡,你會發現兩名已死去的教廷探子。請幫我們把屍體處理掉。」

米雷夫點點頭,轉身離去。

「還有,米雷夫。」凱西爾補充道。

米雷夫再次轉過身。

「別讓你的手下背叛我們。」凱西爾輕輕說道。紋再次感覺到,她的情緒被施加更多壓力。

「這幫人已經引來鋼鐵教廷的注意力—不要讓我也成為你們的敵人。」

米雷夫重重一點頭,消失在樓梯間,順手帶起門。片刻後,紋聽到窺伺室響起腳步聲,然後一切安靜下來。她被留下來,獨自面對一名不知為何原因,居然能讓一整間屋子的殺手跟小偷噤若寒蟬的男子。她瞄著大門。凱西爾正看著她。如果她跑的話,他會怎麼做?
他聲稱殺死了一名審判者,紋心想。而且……他用了「幸運」。我得留下來,就算只是找出他知道什麼也好。

凱西爾的笑容加深,終於大笑出聲。「剛才實在太好玩了,老多。」

另一名凱蒙稱為老多的人哼了一聲,走向房間前方。紋全身緊繃,但他沒有朝她移動,只是漫步到吧台邊。

「你之前就已經讓人很難以忍受了,阿凱。」多克森說道。「現在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樣面對你的新封號時不要爆笑出來。」

「你嫉妒我。」

「一點也沒錯。」多克森說道。「我對於你恐嚇小罪犯的能力嫉妒得不得了。不知道你聽不聽得進去,但我覺得你對凱蒙太凶了。」
凱西爾走到他身旁,在房間的一張桌邊坐下,笑容隨著出口的話語微微冷凝,「你看到他是如何對待那女孩的。」

「其實我沒看到。」多克森挖苦地說道,在吧台的儲物櫃裡翻箱倒櫃。「因為有人擋在門口。」

凱西爾聳聳肩。「你看看她,老多。可憐的小東西被打得快暈過去了,我毫不同情那個男人。」

紋待在原處,繼續觀察兩名男子。隨著緊繃的氣氛逐漸舒緩,她的傷口又開始疼痛,肩胛骨間的一擊會留下大塊瘀青,而臉上的巴掌印也火辣辣地在燃燒,頭更是仍然微暈。

凱西爾看著她,紋咬緊牙關。痛。痛是可以應付的。

「妳需要什麼嗎,孩子?」多克森問道。「也許一條濕的手帕來敷敷臉?」

她沒有反應,只是專注於凱西爾身上。快點,告訴我你要對我幹麼?放馬過來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奇幻基地部落格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