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有時候,我擔心自己不是眾人認定的英雄。
哲人們不斷說服我,命運的時刻已然來到,所有徵象均已顯現,但我仍然懷疑,也許他們弄錯人了。
這麼多的人都仰仗我,他們說我會一肩扛下整個世界的未來。
如果他們知道,他們的守護者—世紀英雄,他們的救世主—懷疑自己的能力,他們會怎麼想?
說不定他們根本不會感到意外。某種程度而言,這也是我最擔心的事情。
也許,在他們的心裡,他們也在質疑—像我一樣。
當他們看著我時,雙眼是否看到了騙子?


灰燼從天空落下。

特雷斯廷大人皺眉,抬頭望著滿是紅光的正午當空,僕人立刻趕上前來,為他和他尊貴的客人們打起陽傘。在最後帝國(The Final Empire)之中,灰燼其實還頗常飄落,特雷斯廷期望他遠從陸沙德的渡船剛送來的簇新長外套和紅背心能避免沾上髒污。幸好,風不大,陽傘應該可以奏效。

特雷斯廷和他的賓客一起站在山坡上可眺望田野的小平台,好幾百名穿著咖啡色外罩服的人正在不斷落下的灰燼間工作、照料莊稼,動作遲緩笨重。司卡(Skaa)向來如此,這些農夫根本是一群好吃懶做、不事生產的傢伙。他們當然不會抱怨,人再笨也有一個限度;只是,他們總是低著頭,毫無情緒地靜靜工作,工頭偶爾掃來的鞭子會強迫他們專注行動一陣子,但只要工頭一走,他們又會開始偷懶。

特雷斯廷轉向跟他一起站在山坡上的男子。「這實在很讓人費解,」他評論著,「他們在農地裡已經工作一千年了,怎麼還學不會比較有效率地工作?」


聖務官轉身,挑起眉毛,似乎故意要強調他最明顯的特徵,亦即眼睛周圍那繁複的刺青。刺青範圍相當大,一路覆蓋到他的額頭和鼻梁兩側。這是一名正式的聖祭司,所以絕對是一名很重要的聖務官。特雷斯廷在他的宅邸中也有自己私人的聖務官,但他們只不過是小辦事員,眼睛周圍幾乎沒什麼標示。這個人是跟特雷斯廷的新外套一起搭渡船來的。

「你應該去城裡看看,特雷斯廷。」聖務官說道,轉回身去看司卡工人。「這些人跟陸沙德的司卡們比起來已經相當努力了。你對於你的司卡有比較……直接的控制。你一個月大約損失多少?」

「大概半打吧。」特雷斯廷說道,「有些是被打死,有些是累死的。」

「逃走的呢?」

「從來沒有!」特雷斯廷回道,「我剛從我父親那裡繼承這塊領地時,是有幾個逃跑的,但我把他們的家人都處決了,剩下的很快就死心。我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無法管理自己的司卡—我覺得他們很好控制,只要手腕強硬點就可以。」

聖務官點點頭,身著灰袍的身影靜靜地站著。他看起來很滿意—這是件好事。司卡並不真的是特雷斯廷的財產,因為所有的司卡都屬於統御主(Lord Ruler)。特雷斯廷只是向神租借工人,就像他必須出錢聘僱他的聖務官一樣。

聖務官低頭瞄了瞄懷錶,然後再抬頭看看天空。雖然有灰燼落下,今天的陽光仍然相當燦爛,在空中灰濛濛的黑霧後散發燦爛的紅光。特雷斯廷拿出手帕抹抹額頭,滿意陽傘遮蔽了正午的熱力。

「好吧,特雷斯廷。」聖務官說道,「我會照你的要求將你的提議呈給泛圖爾大人,並針對你在這裡的營運向他提出一份正面的報告。」

特雷斯廷壓下一口安心的嘆息。貴族間所有的契約或商業交易都需要一名聖務官的見證。雖然特雷斯廷僱用的低階聖務官也可以擔任這份職務,但能讓史特拉夫.泛圖爾的聖務官留下好印象更有意義。

聖務官轉身面向他,「今天下午我會走水路離開。」

「這麼快就走?」特雷斯廷問道,「能否留下來共進晚餐?」

「不了。」聖務官回答,「不過,我另有一件事要跟你討論。我不僅是應泛圖爾大人的指示而來,更是要為審判廷查證一些事情—有
傳言說你喜歡跟司卡婦女有往來。」

特雷斯廷感到一陣寒顫竄起。

聖務官微笑,他大概是想要讓特雷斯廷安心,但看在後者的眼裡只覺得詭異。「不要擔心,特雷斯廷。」聖務官說,「如果對你的行為真的有疑慮,來的會是鋼鐵審判者。」

特雷司廷點點頭。審判者。他從來沒見過那些毫無人性的傢伙,但他聽說過一些……傳言。

「關於你和司卡婦女的行為,我已經得到滿意的答案。」聖務官說完,轉身面對農田。「我在這裡的所見所聞顯示你是會為自己善後的人。像你這樣有效率、有產值的人,在陸沙德頗有發展的潛力;再努力幾年,多幾筆成功的商業交易,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

聖務官背對著特雷斯廷,後者露出了笑容。這不是承諾,甚至不是支持。通常聖務官的身分多偏向辦事員跟見證人,而非祭司—但能聽到統御主的僕人給予如此的讚美……特雷斯廷知道有些貴族覺得聖務官讓人很不安,有些甚至覺得他們是種多餘。但在此時此刻,特雷斯廷幾乎想親吻他尊貴的客人。

特雷斯廷轉身面向司卡,看著他們靜靜地在血紅色的太陽和懶洋洋的灰燼雪花下工作。特雷斯廷一直是個鄉村貴族,住在自己的農莊上,夢想著也許有一天能搬入大城市陸沙德。他聽說過城內的舞會、派對,豪奢的生活以及詭譎的計謀,全都讓他興奮至極。

我今天晚上得慶祝慶祝,他心想。第十四小屋中有個他注意了一段時間的年輕少女……

他再次微笑。聖務官方才說「再努力幾年」,但如果更努力一點,是否能加快速度呢?他的司卡人數最近增加了,如果他逼得更緊一點,也許今年夏天能多收割一次,加倍履行和泛圖爾大人的契約。

特雷斯廷點點頭,看著那群懶惰的司卡,有些拿著鋤頭在工作,有些則是跪在地上,將灰燼從剛露頭的農作物上撥開。他們不抱怨,他們不盼望,他們甚至不太敢思考。世事本應如此,因為他們是司卡,他們——

其中一名司卡抬頭,讓特雷斯廷渾身一僵。那男子與特雷斯廷對望,神情間跳動著一抹,不對,是一簇反抗的光芒。特雷斯廷從來沒在任何一個司卡的臉上看過這種表情。他反射性地後退一步,更令他驚詫的是,那名抬頭挺胸的奇特司卡依然不放開他的視線,然後還微笑。

特雷斯廷轉過頭喝叱,「庫敦!」

壯碩的工頭衝上山坡。「什麼事,大人?」

特雷斯廷轉身,指著……

他皺眉。那個司卡原本站在哪裡?他們全都頭低低地工作,身體沾滿了灰燼跟汗水,實在很難分辨出誰是誰。特雷斯廷頓了頓,仔細搜尋。他以為他知道那人原本站的位置……但如今那裡空空如也,毫無一人。

不對。不可能的。那個人不可能這麼快就從人群中消失。他跑到哪裡去了?他一定還在某處,回去乖乖地低頭工作,可是他那明顯反抗的瞬間仍是不可原諒的。

「大人?」庫敦再次問道。

聖務官站在一旁,好奇地看著。讓他知道有司卡居然這麼大膽犯上可不是好事。

「讓南邊的司卡再加把勁。」特雷斯廷命令,指著那邊。「就算是司卡,那樣的動作也太慢吞吞了,挑幾個去打一頓。」
庫敦了聳聳肩,但點點頭。這樣就要打人實在沒什麼道理,但他打人也不需要什麼原因。

畢竟,他們只是司卡。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奇幻基地部落格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