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靈 I:生事如轉蓬  

節錄五

說完以後韋勢然瞟了他一眼,羅中夏被這麼一反問,面色大窘,不敢再追問別的,只好把問題咽到肚子裏去。韋勢然繼續說:「我這個店裏多是古物,性陰寒,你的身子骨虛,突然暈厥倒也不奇怪。」


原本羅中夏對剛才的打鬥記憶猶新,但經韋勢然這麼一分說,再加上剛才自己夢裏也是稀裡糊塗,反而開始將信將疑——畢竟那種戰鬥距離常識太遙遠了——他盯著韋勢然身後的小榕那張乾淨的臉龐,拼命回想适才她冰雪之中的冷豔神態。小榕面無表情,看不出什麼情緒波動。

「可是我聽到什麼詠絮筆、淩雲筆,究竟是真是假?」

韋勢然捋了捋鬍子,沉思片刻:「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位先生莫非是愛筆成癡,所以才會夢見這些?」

「這……」

「還是說,你來我這小店,是為了淘筆?」

這一句話提醒了夢中人,羅中夏不禁悲從中來:「沒錯,我是來淘一管鳳梨漆雕管狼毫筆的。」

韋勢然聽到這個名字,微微一驚:「就是剛才一個姓鄭的年輕人買走的那枝?」

「是啊……」羅中夏沒好氣地回答,然後把自己如何得罪鞠式耕如何被罰淘筆如何跟蹤鄭和講了一遍。韋勢然聽完,惋惜道:「那枝筆是一位趙飛白先生預先定下的,行內的規矩,許了別人就不可再給旁人,你可是白費心思了。」

羅中夏撇撇嘴,萬念俱灰,掙扎著要下床。反正筆讓人拿走了,在這裏待著也沒什麼意思。小榕想要過來扶,韋勢然沖她使了一個眼色,小榕點點頭,轉身離去。

羅中夏兩腳著地以後,除了有些頭重腳輕以外,倒也沒感覺到別的毛病。他就這麼歪歪斜斜地走到外屋,驀地想到一件事,不由得右手按在胸口,神情一滯。

手掌撫處,不痛不癢,只微微感到心跳,並無任何異樣。

「難道,剛才真的是幻覺,沒有什麼筆插進我的胸口?」羅中夏對自己囁嚅,反復按壓自己前胸。若不是有小榕在場,他真想解下衣衫看個究竟。

正想著,隨後跟出來的韋勢然忽然拍了拍他肩膀。羅中夏轉過頭去,自己手裏隨即被小榕塞了一個錦盒。這盒子不大,錦面有幾處磨損,抽了線頭,顯得有些破舊。

「這是什麼?」

韋勢然道:「你在小店暈倒,也是我們的緣分,總不好讓你空手而回。鳳梨漆雕管狼毫筆我只有一管,就送你另外一管做補償吧。」

羅中夏皺了皺眉頭,打開錦盒,裏面躺著一枝毛筆,通體青色,筆毫暗棕,其貌不揚,筆桿上寫著「無心散卓」四個楷字。他也看不出好壞,意興闌珊地把它擲還給韋勢然:「韋先生,我不懂這些東西,買了也沒用。」

「不,不,這一管是送你的,以表歉意。」韋勢然把錦盒又推給羅中夏,拍拍他的手,語重心長地又加了一句:「這枝筆意義重大,還請珍藏,不要離身呐。」

羅中夏見狀也不好推辭,只好應允,暗笑我隨身帶著管毛筆做什麼。這時小榕走上前來,用一截黃線細緻地把錦盒紮起來,遞還給羅中夏。羅中夏伸手去接,盯著小榕清麗脫俗的面孔,不覺回憶起适才二人投懷送抱時的溫軟,心想如果那不是幻覺就好了。
韋勢然又叮囑了幾句,把他送出了舊貨店,態度熱情得直教人感慨古風猶存。

離開長椿舊貨店以後,羅中夏先去舊貨市場取了自行車,然後直接騎回學校,一路上心緒不寧。當他看到學校正門前的一對石獅時,日頭已經偏西,夕照殘紅半灑簷角,這一去就是整整一天。此時恰好是晚餐時間,三三兩兩的學生手拿飯盒,且走且笑,好
不愜意。羅中夏存好自行車,把錦盒從後座拿出來,在手裏掂了掂,忽然有了個主意。

這東西留著也沒什麼用,還不如送給鞠式耕。一來表明自己確實去淘過,不曾偷懶;二來也算拿東西賠過了那老頭,兩下扯平。至於這枝筆是什麼貨色,值多少錢,羅中夏不懂,也毫不心疼。

打定了主意,羅中夏看看時間還早,拎著這個錦盒就去了松濤園。

松濤園位於華夏大學西側,地處幽靜,園內多是松柏,陰翳樹蔭掩映下有幾棟紅磚小屋,做貴賓招待所之用。鞠式耕的家住得很遠,年紀大了不方便多走動,所以有課的時候就住在松濤園。

松濤園門口是個低低的半月拱門,上面雕著一副輯自蘇軾的對聯:「於書無所不讀,凡物皆有可觀。」園中曲徑通幽,只見一條碎石小道蜿蜒入林。晚風吹來,沙沙聲起。

羅中夏走到園門口,還沒等細細品味,迎面正撞見鄭和雙手插在兜裏,從裏面走出來。

羅中夏一看是他,低頭想繞開,可是園門太窄,實在是避無可避。鄭和一看是羅中夏,也愣了一下。他還穿著上午那套紅色運動服,只是兩手空空。

「哼,這小子一定是去給鞠老頭表功了。」羅中夏心想。
創作者介紹

奇幻基地部落格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