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靈 I:生事如轉蓬  

節錄一

「有人在嗎?」羅中夏嚷道。

「有。」一個清脆的聲音從裏屋傳來。羅中夏只覺得胸口一窒,走出來的是一位年紀與自己彷彿的少女,留著一頭墨黑的披肩長髮,素青色的連衣裙,白皙臉龐如絲絹般透著一絲天然的雋秀與淡雅,整個人就像是水墨勾勒出的仕女。

作為一個正常的大學生,羅中夏看到美女,嘴裏立刻有些乾澀。他定定心神,開門見山地說道:「聽說你們這裏有賣鳳梨漆雕管狼毫筆?」



少女點了點頭,她的表情沒有任何改變,淡然而冷漠。

「能不能拿給我看看呢?」羅中夏拼命按捺住心頭狂喜,儘量保持鎮靜。

少女猶豫了一下,說道:「您稍等。」說完她轉身進屋,不多時取來一個錦盒,遞給羅中夏。羅中夏接過錦盒,打開一看,裏面果然放著一枝和鞠式耕那枝一模一樣的毛筆,筆端圓潤,色澤鮮亮。

羅中夏快樂得要暈過去了,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他把錦盒小心關好,握在手裏問那個女孩子:「這一枝,要賣多少錢?」

「對不起,估價要等我爺爺回來才行。」

「他什麼時候回來?」

「他剛出去了,要下午才回來。」

少女說完,伸過手去想拿回錦盒。羅中夏心想等她爺爺回來,鄭和也過來了,到時候可未必能爭過他,於是厚著臉皮不鬆手。兩個人各拿著錦盒的一端,互相僵持了一陣,羅中夏忽然覺得一股奇異的力量沿著錦盒綿綿傳到自己指尖,啪的一聲彈開五指,錦盒立時被搶了回去。

羅中夏縮回手,有點難以置信地望著少女那條白藕般的纖細手臂,狐疑不已,她難道會放電?

就在這時,屋外傳來一陣腳步聲。羅中夏大為緊張,難道說鄭和他們這麼快就來了嗎?他急忙扭回頭去看,登時鬆了一口氣。
來人不是鄭和,而是一個年輕人。這個年輕人一身西裝革履,連一絲褶皺都沒有,尖削的下巴和高顴骨透著精悍之氣。不知道為什麼,羅中夏想到了草原上的狼。

「難道是這個女生的男朋友……」他忽然沒來由地泛起一絲忌妒。

這個人看都不看羅中夏,徑直走到少女面前,雙手遞上一張名片:「韋小榕小姐,妳好,我叫歐子龍,請問韋勢然老先生在嗎?」他的聲音短促,冷冰冰的沒什麼起伏。

少女接過名片,看也沒看就扣在了旁邊,表情微微有些變化。

「對不起,我們不歡迎你。」

歐子龍嘴角漾出一絲古怪的笑意,眼神瞥到了她手中的錦盒:「同道中人,何必如此冷淡。」話音剛落,歐子龍毫無預兆地猝然出手,還沒等羅中夏和韋小榕反應過來,他已經把錦盒拿在手中,肆意玩賞。

「原來只是枝下等的狼毫。」歐子龍打開錦盒看了看,不屑地把它扔到地上,「我知道你們把它藏起來了,快交出來吧。」

羅中夏雖然是個混不吝的傢夥,卻見不得別人耍橫,截口喝道:「喂,你未免太霸道了吧?」

歐子龍根本不理他,逕自踩著奇妙的節奏走近小榕,伸出食指在她面前點了點,「小妹妹,如果臉上不小心受了傷,可是要好多創可貼才夠用呢。」

面對歐子龍的威脅,小榕原本冰冷的表情開始龜裂,纖纖玉手不覺交錯在身前,後退了一步。

「靠……」羅中夏被人無視,護花之心不由得大盛。他舔舔嘴唇,站到了歐子龍與她旁邊,晃了晃手機:「喂,朋友,不要鬧事,我會報警的。」

「見義勇為?你是誰?」歐子龍輕蔑地彈了彈衣服上的灰塵。

「我叫解放軍,就住在中國。」羅中夏一本正經地回答。這時在一旁的小榕卻忽然開口說道:「你還是走吧,這跟你沒有關係。」

「喂!這妳也忍?這傢伙公然恐嚇人啊。」

「你不明白……快走。」小榕的臉上浮現出少許不耐煩和緊張,她感覺到了歐子龍的殺氣在上升,飛快地推了羅中夏肩一下。

「你們兩個誰也別想跑!」

歐子龍突然發難,暴喝一聲,雙臂猛然展開,屋子裏平地卷起一陣劇烈的狂風。羅中夏毫無武術根基,哇啊一聲,立刻被這股強大的力量推到牆角,重重地撞到一尊泰國白象木雕上。他掙扎著想爬起來,卻被強大的風壓得動彈不得。

「難道這就是算命先生說的大難?」羅中夏腦子裏一片混亂。耳邊突然一聲低低的呻吟,一具柔軟身軀忽然壓在他身上,軟香溫玉,幾縷發絲甚至垂到鼻孔裏,散發出淡淡馨香。羅中夏拼命睜開眼,發現原來小榕也被歐子龍的力量震飛,和自己撞了個滿懷。兩個人的臉只間隔幾釐米,他甚至聽得到小榕急促的呼吸,看得到她蒼白面頰上微微泛起的紅暈。


創作者介紹

奇幻基地部落格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