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

夜晚的小城,故事特別多


(全文轉自《南方吸血鬼系列:夜訪良辰鎮》)

查詢一下二○○七年的風雲媒體關鍵字: Youtube、Wii、平面電視、iPhone、3D電影,聲光影視充斥了我們的耳朵跟眼睛。多媒體導向科技一再而再地宣告:新技術的優勢在於接受者不需思考,但憑直觀即可,這就是一流的娛樂。但我還記得,一種更單純的快樂。

一個同樣靜謐的午後,身邊一杯果汁,冷氣微微轟隆作響,手邊不需要網路,不需要DVD,連漫畫都不用,只需要一本寫滿字的書,就可以帶我的想像力進行一下午的冒險。有多久沒有過,閱讀純粹只是為了娛樂?無關乎學習,也沒有什麼內涵好豐富,更和喜悅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平凡的下午,不需要深沉的情緒,只是想讓腦筋休息一下,因為笑點很低的冷笑話而自顧自地發笑,無視他人奇異的目光。偶爾被似乎有點壞壞的言語挑逗得有點臉紅,卻忍不住不去想(不是有誰說過,沒什麼比想像力更色情?)於是大腦運作,拼湊出氣味聲音顏色動作觸摸情緒,眼睛看的卻是黑與白,手指摸的只是冷冷薄薄的一張紙。

台灣人很幸運,在東洋與西洋的中間,看慣了怪力亂神的題材,更習慣於日本漫畫跳脫的思考方式,也許不覺得現代吸血鬼世界作為題材有什麼奇特,但老梗有了新肥料,照樣能開出美麗的新花。

第一個元素,當然是奇幻。從架空世界的角度來說,夜訪良辰鎮算是屬於都會奇幻文學(urban fantasy)。很多人對奇幻文學的抱怨是完全不可相信,魔法的邏輯性不足;法師哪可能人人都出身貧賤,而要是主角真揮砍過那麼多下武器,大概早就半身不遂,胯下的馬匹吐出的白沫應該早夠裝滿好幾大缸。那些人應該都來看看《夜訪良辰鎮》。莎蓮‧哈里斯鋪陳出一個很理所當然的世界。本該是如此的事情,何須大費唇舌來解釋?不需要在紐約,不需要在巴黎,就是在這麼小的一個城鎮中,跟所有奇異之事都應該無緣的地方,才顯示出原來這就是整個世界正常的全貌,而不是冷漠大城市中沒有人會去多注意到一分鐘的詭異怪奇。

去過南方小鎮的人應該對其中描述的場景特別有感覺。如今的路易斯安那州,即使沒有吸血鬼,仍然保有書中懶洋洋的南方氣息,還有神色自若地便可與超自然現象融合共處的特性。例如紐奧良。在《夜訪吸血鬼》之前,紐奧良向來以巫術著稱,自從《夜訪吸血鬼》後,紐奧良也沒忘記配合最新的流行,到處可見吸血鬼相關的產品,萬聖節時還有萊斯舉辦的官方吸血鬼主題宴會。這種自嘲娛人的幽默感大剌剌地四散在小說中,尤其是它偷偷地吐萊斯槽的方法———吸血鬼主題酒吧?XD 其實還頗有南方人的幽默感:包裹在柔和外表下的一針見血。與羅芮兒.漢彌頓(Laurel Hamilton)刻意要營造的闇夜豔色氣氛相較,有如禮拜六晚上的安靜小咖啡廳———也許不是那麼的性感惑人,但更顯清爽、自在。

第二元素是愛情。女主角蘇琪的特色也正是這番清爽自在。或許心電感應算不上是多特殊的超能力,但這麼坦白剖析其中利弊的設定應該也不多見吧。人性本黑暗,讀心術其實沒什麼好處。尤其罪大惡極(?)的是,戳破許多女性的幻想———如果我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該有多好。很抱歉,蘇琪血淋淋的例子,示範其實不知道情人心裡想什麼才是美好戀情的開端,因為每個人自己的煩惱已經夠多了,誰還有餘力去承擔對方的每個瑣碎憂慮?更遑論未經過濾的所有傷人念頭,更是毒害感情的一號殺手。另一特殊點是,蘇琪並不是什麼出色的大人物,也不是身手矯捷、豔若桃李、智商一八○、無所不能的超級殺手/偵探/女巫/咒術師等。她屬於藍領階級,被人認為遲鈍愚蠢,雖然漂亮卻也不令人印象過度深刻。她是個有缺陷的主角,痛苦的是與社會格格不入,也不願意融入,卻又無法脫離。渴望平凡無奇的生活,頂多一點戀情的刺激。這樣的設定反而讓蘇琪更平易近人,書中的世界更容易相信。因為,即使不會讀心術,我們每個人都曾有過類似的經歷與願望,而我相信所有人都曾期盼過:這件事,我寧願不知道……想像日復一日如此盼望卻無法成真,真令人忍不住要佩服蘇琪的堅毅不拔。

很有趣的是,書中雖然描寫許多看似火辣的親密場景,其中細節卻多半在描寫兩情相悅的情感,有如霧中風景,因此反而更能引發許多聯想。更由於哈里斯的個人經歷,走出過往的不幸遭遇後仍然能接納親密關係(編注:哈里斯曾遭受性侵),因此對愛情的得來不易以及難能可貴,體會之深刻遠超過一般人,在刻畫角色心情上更顯入木三分,心跳指數遠超過有些小說畫蛇添足,強要加入的「滾滾樂」劇情;後者文字露骨卻更顯低俗,或是對情節推動、角色描述毫無助益,反而令人呵欠連連。

第三個元素:推理。哈里斯 可不是心血來潮決定寫推理小說,而是其中的老手,在開始寫「南方吸血鬼」系列之前,已經有Aurora Teagarden和Lily Bard系列,在更之前則有兩本單行本: Sweet and Deadly 和 A Secret Age,分別出版於一九八一跟一九八四年。近二十年的推理小說撰寫,受到各方書評一致讚揚,甚至名列美國最著名的推理小說獎:阿嘉莎獎(Agatha Award)的決選書單中,功力可見一班。在「南方吸血鬼」系列之前,她的其他系列及單行本都和她的個人經歷相關,尤其是與強暴受害者的過往陰影有很深的連結,因此偏向深沉陰冷,特別擅長於塑造堅韌的女性主角。此番《夜訪良辰鎮》保留了女主角的堅毅不拔,在筆調上卻輕鬆許多,更利用如布巴等草根性人物,加強其中的可信度,因而讓推理過程顯得更為真實,而非利用神之機器解決設定中的難題。

哈里斯在訪談中曾談及,她一直對奇幻文學相當有興趣,因此在構思一套新的推理系列時,就想要以奇幻文學的角度出發;之後本著她個人興趣決定採用吸血鬼為題材,連帶勾勒出適合與吸血鬼交往的女主角基本設定:一名社會邊緣人,無法與人類正常互動,那原因呢?幾番考量之後,她決定選用心電感應的能力作為解釋。從她的描述看來,可以發現這三個元素平等地呈現在《夜訪良辰鎮》,是非如此不可的結果,缺一不可。哈里斯並沒有想要寫一本令人費解的書,更沒有想寫一本令讀者忍不住再三檢視自己靈魂的深奧典籍,只是很單純、很誠心地想要說出一個故事,能讓讀者暫時模糊現實與魔幻的界線,感動於不同世界的交集,心動於跨越種族且建構在單純信任之上的愛情,還有令人絞盡腦汁仍然費解的真相探索。閤上書頁時,能嘴角微微上揚,迫不及待地期待下一本能帶來的驚喜。

平凡卻不簡單的場景,平凡卻又不凡的主角,一篇標準的「小城故事」,相信你若是願意在夜晚時來小城走一趟,收穫一定特別多。

段宗忱
(巴黎美國大學比較文學/企業傳播系畢業,加州柏克萊大學資訊管理與系統碩士。熱愛文學、旅行與舞蹈,現為美國Red Lotus舞團舞者,資深翻譯工作者,專長領域為奇幻文學,目前任職於矽谷高科技公司。)


創作者介紹

奇幻基地部落格

ffoundati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玥璘
  • 其實是借這個文章來問一下段先生以前翻龍魘的疑問,
    那個Analects為何要翻成論語呢?
    從書中提到的片段來推斷,
    又不是一本哲學之書,
    直接翻成文選或論集就好了啊!
  • Lucie
  • 先提一下,我是段小姐,不是段先生,囧。(不過多年來我也默默地習慣了…XD)

    當初在翻譯這個名詞時,也曾經過一番考慮,是要按照字面意義去翻譯為「成文集」一類的字面意義,還是去更進一步思考作者為何獨獨要挑選 “Analects” 這個詞作為Polyborus 的著作名稱。

    Analects對於英文系讀者而言,近乎是論語的代名詞,也鮮少有其它的用法,類近於在中文系世界講「論語」,大家直覺的反應就是孔子與其眾家弟子的語錄集,而非其字面意思 – 說明道理的語言(參考文心雕龍對論語一詞的解釋)。平行移植到龍魘的架空宇宙,Polyborus是該世界中的偉大哲人學者,說的話被後世人奉為真理(見Alversin引述Polyborus的話來解釋豬在過去曾被當成月神,而非惡魔來崇拜)。因此,總集其話語的書,無論是在文化上、歷史上、學術上的地位,不是相當類近於中國的孔子?我相信這也是原作者Barbara Hambly 挑選 “Analects”一詞的原因,而我在翻譯時也同樣希望保存原作者的意圖,傳達一個完整的架空世界概念 – 它也是有歷史文化的一脈傳承,有同樣獨立發展出的思想體系,而非只是一個魔法跟龍會到處飛舞的世界空殼。

    我知道選擇這樣的詞句是會造成讀者一時間的錯愕,因為難免不想到自身的文化背景,但我個人以為,優秀奇幻跟科幻作品之難能可貴之處就是能吸引讀者恍若置身於書中的世界,理解甚至是接受該世界的價值觀,所以假設自己是身處龍魘的世界中,對於一本叫做論語/Anelcts的書,想必是視為理所當然之事,也能立刻就瞭解Polyborus這名從未真正出場的人物在該世界中的地位,透過堆積歷史軌跡的方式,加重該世界的「存在感」。

    希望這樣的回答玥璘還滿意,祝大家2008年新年快樂,心想事成!
  • 玥璘
  • TO段小姐:
    謝謝回覆!
    感謝如此詳實的解說,
    但我覺得有點要提醒,
    以後如在翻譯時碰到類似狀況時,
    可否在一旁的註釋解說,
    免得讓讀者如我之輩困惑錯愕.
    另,也祝新年快樂.
  • ffoundation-阿尼
  • 玥璘:

    注解提醒對某些情況有其必要,但對於哪些要做這類注文則值得討論。

    在要不要注解的選擇上的確沒有一定標準,但我們的原則是以不干擾閱讀為優先,
    其次是該注解有絕對必要性,沒有注解讀者會看不懂……
    翻譯者在翻譯過程中常常需要花很多心思去查詢資料、構思並設計一些詞句,可說是字字斟酌。
    我們曾遇過把很多翻譯的想法譯注出來的譯者,結果造成閱讀上的中斷。
    當然啦,這指的是譯注非常多的情況下。

    未來我們會注意廣大讀者的需求,與譯者討論加注的適當性。
    謝謝妳的意見^___^
  • 玥璘
  • 阿尼:
    我覺得你說的例子好像是朱大翻的龍槍(我看的是第三波版,不清楚奇幻基地是否有保留譯註)
    其實我覺得要不要把譯註給加進去是個非常個人的問題.
    以龍槍而言,朱大的過多譯註的確多多少少有干擾閱讀之嫌.但是卻也帶給我不少樂趣,
    且能了解當初作者和團隊的用心,也藉機虧見不少美國當時的狀況.
    但是像這類必定會引起誤會者,個人覺得一定要加.
    另雖我很愛龍魘,但我不得不說它的封面的確很醜,個人也聽說不少因為其醜陋外表差點與它失之交臂的事.故建議奇幻基地是否能計畫把這類內容好,封面卻與之不符等書重新設計封面再版.
  • 蘇雷
  • 玥璘:

    感謝你喜歡龍魘。

    奇幻基地確實有計劃打算,
    想把內容好,但封面當時看還不錯,
    此時看卻不甚優的作品重新包裝,
    只是龍魘目前並不在計劃的清單上。

    可能需要像你這樣記得並支持這本書的人多來發聲,
    讓我們能夠因為眾多讀者熱情的要求而有所回應,
    期待你登高一呼,引來一堆同好一起大力推本書囉~
  • 蘇雷
  • 玥璘:
    連署支持的人當然愈多愈好啊~
    如果有一千人~二千人連署的話,
    我們就絕對有信心考慮將龍魘換封再版。
    加油加油!期待你集氣的結果~~
  • 術士夏佐
  • 支持再版!!!!
    如果可以的話我甚至支持再譯!!!!